高冷活泼

希望所有那些不带任何杂念的初衷,
在若干年后也依旧了然于心

【白纸】无题


*Warning

 

错就错在我萌上了真人

希望两位的纯粉不要生气

私设如山海 山海不可平

瞎编瞎写瞎闹 请勿上升真人

和平共处 相约挖坑


 

白敬亭是凌晨一点多结束的通告。


三月末的北京还透着丝丝寒意,白敬亭底子好随便套了件厚外套也算是给自己暖和了一阵,他站在北京深夜孤寂的街边不安分地踢着小石子等着助理。


助理叫他上保姆车的时候他还是稍稍犹豫了一下,最终经过几秒钟的思想斗争还是跟助理讲不回自己家了。


“现在北京都不供暖了,那丫头怕冷怕的厉害,我得过去盯着点。”


这几天没什么通告,助理随了主子去了。把白敬亭放在一栋公寓楼下面,警惕地看了看周围有没有什么好事的狗仔,道完早点休息晚安的话语就伴着夜色匆匆离去了。


白敬亭开门进屋的时候,鞋柜旁的夜灯还亮着,姜黄色的小灯是大片黑暗中的唯一光源,也算是可以告诉他屋子里头有人。


他不自觉的就过于刻意小心翼翼,怕弄点什么声音出来惊醒房间里的人。


他抹黑到卧室,先看了眼床上的人,确定了还在安生睡着,从衣柜翻了套自己的睡衣就去冲了个澡。


等他拾掇好自己,已经近三点了。


掀开被子就感觉身旁的人动了动,顺手就拐进怀里了。郑合惠子不懂是做梦还是半梦半醒着,嗅了嗅,回手就抱住白敬亭,还不忘蹭了蹭他胸前的衣服再安心睡去。


白敬亭有点想笑,这丫头当是闻香识男友呢吧?难怪了,郑合惠子确实属狗。


等到郑合惠子醒来已经是日上三竿了,她天生南方体质,北京不供暖的初春她很少跑组。以前就跟小姐妹一起聊聊天喝喝茶,看看电影逛个街。后来跟白敬亭在一起之后,也确实做了挺多看起来还算浪漫的事。


比如白敬亭在大半夜把她连哄带骗到北京郊外的山上美其名曰就为了看眼北京的夜景,一路上还要逗着她好黑好恐怖好多虫还有很多奇奇怪怪的声音,以至于郑合惠子几乎是挂在白敬亭身上才上的山。


再比如,两个人莫名其妙的就飞到一个不算太热闹的小国家。每天吐槽当地有什么东西吃了之后这辈子都不想再吃了,但是每天还有特别好看的夕阳,每天可以光明正大不怕偷拍地牵着手走在街上,就已经特别满足了。


她稍稍努力睁开眼睛,花了20秒意识到自己被人圈在怀里。


她没动,只是抱着白敬亭的手又紧了紧。想了想这几年,算不上坎坷曲折,也不算一帆风顺,但好歹都在彼此陪伴下,一起熬过来了。


静静地躺了几分钟,郑合惠子稍微有些大动静地起身。白敬亭被她弄得断了梦,哼哼了几声蜷起被子自己又睡了过去。


郑合惠子想也没想就猜到他是凌晨才过来的,披了件厚的针织衫,随便抓了抓头发,洗把脸刷个牙,再对镜子里可爱的自己笑了笑。


她一向知道自己并不贤惠,茶米油盐酱醋茶仿佛跟她的生活沾不上什么边。白敬亭也一向只能对付对付泡面,在家里吃饭什么的,除了两个人要把厨房弄得像车祸现场一样难看,最靠谱不过也就只能靠着外卖了。


她住的单身公寓,以前就她一人住,后来跟白敬亭确认关系磨磨蹭蹭两三年后,他就不时过来蹭个吃蹭个住,关键是蹭个人一起住。


她实在是饿的想吃早饭了,但是白敬亭睡不够会有起床气,就不是很想把他吵起来陪自己去楼下吃早点。


她去冰箱翻了翻,翻出袋还没过期的面包开始窝在沙发上啃,顺便抱着手机刷刷她男人这几天的报道采访消遣个时间等现在还在跟周公约会的某人起床去吃饭。


她看到几个好笑的梗就在心里大笑白敬亭的尬聊技能,为记者能被他一句话堵死在嗓子眼儿而默哀三秒钟。又顺便看了眼自己的工作安排,跟经纪人姐姐日常唠嗑几句,就开始翻翻小粉丝给自己的留言。


前几年低调公开的时候,那简直就是她俩CP粉的春天。呼声高涨的俩人借着工作室官博说明两人不想搞太大的仗势,想要低调过日子的时候,粉丝们已经开始每日嗑糖姨母笑,同人挖坑再挖坑了。


她看了眼时间,明明面包也吃完了,采访留言也都看完了,白敬亭为什么就是还不醒。


所以当她开了电视看蜡笔小新不小心笑的太得意忘形的时候,被带着稍稍起床气的白敬亭拎到怀里挠了痒。


她笑着扭着身子喊“白敬亭你个王八蛋住手啊!!!”白敬亭挠到气消了就给郑合惠子措不及防吻了一下就转身进了厕所。


郑合惠子突然想起前几年网友给白敬亭的评论。


“不是小白不会撩,是他还没遇到他想撩的人。”


郑合惠子表示是自己输了。(作揖)


白敬亭洗漱好就跟郑合惠子一起窝在沙发上,他俩在一起撑死也就是他陪她打打斗地主,王者荣耀什么的指不上她能有什么助攻了,白敬亭坚定地觉得还是不要让她成为网瘾少女会比较好。


他俩开始聊起片场发生的事,像什么剧组的饭盒好吃不好吃,谁谁谁NG了多少次,最近自己都忙不忙,要不要去旅个行什么的。


午饭不出意料的还是去吃了火锅,去的路上白敬亭还嘲笑郑合惠子明天一大早就会发现自个儿又长了可多痘儿,郑合惠子翻个白眼怼他有种你就一辈子不要看你无敌可爱的女朋友。


火锅店是熟人开的,给走后门留了个小包间给他俩。点了一桌子菜,才开始闷头大吃。


吃完之后郑合惠子心情莫名大好,生拉硬拽着白敬亭带着一身火锅味去看了场电影逛了超市才回家。晚上在家里随便整了两个勉强能下咽的菜,郑合惠子美其名曰就当减肥餐了的时候就被旁边的男人用筷子敲了脑袋,“再减肥你就找揍,瘦成这样了不许减肥。”


最终还是受不住煎熬叫了烧烤跟小龙虾,郑合惠子嚼着羊肉串看着樱桃小丸子,白敬亭在旁边给她剥虾,就像另外那个世界陆之昂对颜末做的那样。


嗯,确实,一如既往。


剥龙虾的时候,白敬亭盯着前头认真看电视的小丫头的后脑勺,想了想这几年两个人兜兜转转,还是在一起了。


当年陆之昂颜末那么受人喜欢,也算是对他俩当时最大的肯定了。


记不太清楚怎么就在一起了,也许就像陆之昂颜末一样莫名其妙就成了男女朋友。那时不能公开谈恋爱也为难死他这个耿直的直男了,本身两人就是不爱凑这些情侣热度的主儿,最后能公开关系也算是让白敬亭解决了个大事。


“喂喂喂,白敬亭你发什么呆呢,没有小龙虾了呀。”


“吃吃吃,吃出一脸痘也就我不嫌弃你了。”说完白敬亭还不忘用自己油的不行的手往郑合惠子脸上抹了一把。


郑合惠子懒得理他,给了白敬亭一个“你自行体会”的眼神就继续自娱自乐地看小丸子。


白敬亭想着自己怎么着也已经30岁了,男人三十而立,这么些年让他也从未想过生活里如果没有了郑合惠子该怎么办。


地球上少了谁都还会转,可是白敬亭的世界就是郑合惠子呀,没有了她不就等于没了世界吗。


“丫头。”


“嗯?”


“咱们该结婚了。”


“结就结,也就我不嫌弃你了。”






“所以你们居然就这样草率的决定要结婚了?”多年后他俩的女儿听起爸爸讲述How I met your mother的时候问出了当时所有网友都好奇的问题。


“草率吗?一定也不啊?宝贝你不觉得爸爸在替天除害吗?”


身后的郑合惠子抄起沙发上的抱枕就砸到白敬亭身上,假装生气地瞪了他一眼,转身进了厨房。


“晚上想吃什么呀你们俩。”


从此白敬亭一家过上了不怼不舒服,势必永远都必须相爱相杀的幸福生活,成为当之无愧的注孤生一家人。



Fin








评论(31)

热度(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