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活泼

希望所有那些不带任何杂念的初衷,
在若干年后也依旧了然于心

【白纸】盒饭与宵夜


*Warning

 

错就错在我萌上了真人

希望两位的纯粉不要生气

私设如山海 山海不可平

瞎编瞎写瞎闹 请勿上升真人

和平共处 相约挖坑

 

白敬亭一直挺费解一件事的。

 

世界上那些能把香菇咽下肚的人都是怪物吗?

 

当他连续三天在剧组的盒饭里看到香菇炒肉的时候,他差点动了把整盒饭砸到助理脸上撒气的念头。但他也就只是愤愤地把香菇跟盒饭里剩下的其他东西划开成了两个区域,用了他自认为很严格分明的三八线。

 

“嚯。”白敬亭在郑合惠子突然出现在自己旁边你时候差点真的把盒饭给掉了。

 

“咦小白你不吃香菇吗?”白敬亭闻声抬头就看到郑合惠子咬着筷子指着他盒饭里的香菇。

 

“壮士您不怕您全吃了我都没意见。”白敬亭还特意非常绅士大气特别大义凛然一般地把盒饭举高举到郑合惠子巴掌大的脸面前,然而令他意外的是,郑合惠子转身去捞了个折叠小凳就坐到白敬亭旁边,还真从他盒饭里捞了点香菇,眼睛咕噜转了一圈,把自己盒饭里还没动的排骨夹到了白敬亭那儿。

 

“来,那我们换。”说完还要特别甜的对白敬亭咧嘴笑了一下。

 

白敬亭看着自己盒饭里莫名多出来的排骨,歪嘴笑了一下,然后跟郑合惠子并肩吃着。吃着吃着,郑合惠子就开始跟他抱怨起片场网实在太差了,吃饭的时候根本看不了蜡笔小新跟樱桃小丸子,都让人没有什么食欲了,她说着说着还一边撅起了嘴还假装用力地戳了戳饭盒底。

 

白敬亭看她这样子鼓着腮帮子还有点含糊不清地讲着话的样子心里直发笑,老干部特征暴露的白敬亭笑郑合惠子都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看小孩看的动画片,嘲了她一句幼稚。

 

郑合惠子假装生气地撞了他一下,白敬亭意外地吃完了饭还没有走,手里捧着还有没被郑合惠子夹走的几个香菇的纸盒,坐在她旁边看着她咂巴咂巴嘴把最后一口饭吃到嘴里,向旁边的经纪人要了张纸擦嘴,顺便也给了他一张。

 

他觉得这样子能解决日常盒饭里有香菇的大难题,所以他在之后的每天,能跟郑合惠子一起吃饭的时候,他就也搬个小板凳挪到她旁边吃。他那时候觉得每天能听她讲蜡笔小新的剧情,看她像孩子一样小口吃着饭,就能想到一个他自认为还算贴切的成语。

 

秀色可餐。

 

他想完还意外地红了耳根,内心为他莫名的悸动辩白着,“嗯我就只是夸夸她,嗯对没错太对了,只是夸夸她绝对没有别的想法。”

 

后来,在厦门取景的几个晚上,大夜戏,剧组没给供宵夜。

 

下戏之后,郑合惠子扒拉着脸向经纪人撒娇,结果只有凉了的盒饭她也实在不好意思麻烦人家了,上保姆车临走之前还苦巴巴地眨了眨眼睛望了远处的白敬亭一眼。

 

上了车她收到了白敬亭发给她的微信,“饿了的话本大爷可以考虑带你去吃宵夜。”当郑合惠子在经纪人面前努力憋着笑其实心里已经开心的放起了烟花的时候,她都不知道另外一头在内心纠结了十分钟要不要发个微信给她的白敬亭,终于下定决心发出了消息之后开始隔着几秒钟就按亮手机看看微信有没有出现新的红加一图标,内心躁动的像个十几岁跟有好感的女生塞纸条表白的大男孩,旁边的助理看老板这样深深地怀疑他大夜戏之前给他的点心里是不是混了兴奋剂。

 

然后当白敬亭受到屏幕那端发来的好的回复还带上了不计其数的感叹号时,不自觉地笑出了声,手机荧光下,助理看到自己老板笑的像个大傻子,显然是被自己老板的不正常行为给弄懵圈了。

 

白敬亭随后为了洗清自己即将要去做坏事的嫌疑假装老干部正经地咳了两声,“干嘛,你什么眼神儿看老板的你自己看看,我订的新鞋到家了我开心还不行啊。”

 

“您家快递三更半夜送的吗?”助理揶揄着给白敬亭反问了一句,他现在有点沉浸在自己的老板可能终于要有初恋的欣慰当中,在心里狠狠地抹了把辛酸泪。

 

“你管这么多,送我家快递想几点送就几点送,等下把我放下来你们就回去休息吧不用来我这儿了。”

 

助理在街边昏暗的街灯下用力地点了点头,然后刷起了老板这几天的工作安排就不再跟老板搭话了。

 

白敬亭是在酒店的后门看到把自己裹了一身黑的郑合惠子,他意外的发现他倒也为了摆脱那些眼目穿了黑外套戴了帽子跟口罩。

 

他从背后敲了敲郑合惠子的头,然后他看到她随意扎着的马尾一翘一跳的,她转过来拉下口罩,眼睛里闪闪的像是发着光。

 

白敬亭觉得他的脉搏真真切切地漏了一拍,他觉得他对眼前这个正在扯着他袖子问他去吃什么的小丫头确实有些越过朋友界限的想法。

 

是喜欢的吧,嗯,承认就承认嘛,没啥大不了的,一定是喜欢的。

 

喜欢她小小个地待在他身边,跟他两个人缩在大衣里吃着饭,聊着天,互嘲互怼。喜欢她一点也不介意的从自己盒饭里捞起他不爱吃的菜,再从自己的盒饭里挑出她认为他应该会爱吃的菜给他。喜欢她现在像个马上要给糖吃的小孩子扯着他的衣袖向他撒娇问他去吃什么。

 

他一时有点不想怼她像小老鼠一样贪吃,眼神沉下来眼底是他自己永远都无法看见的柔情。

 

他拍了拍她的小脑袋,说跟着他走就好了,然后他第一次行动起来比脑子思考更快地把郑合惠子的手腕扣在自己手里,他对着她有些诧异的表情还假装嫌弃地看了眼,“待会人多,丢了可怎么办。”

 

好在这片路上的街灯都不算太亮,郑合惠子看不到已经转回头去白敬亭发红的耳廓。她偷偷地笑了一下,然后让他牵着自己的手腕就放心的跟着走了。

 

初冬的厦门不得不说是带着冷的,郑合惠子用左手扯了扯还算比较厚实的外套,整个人不自觉地有点靠向旁边自动发热的白敬亭。

 

路上他俩偶尔闲聊两句,大部分时间却在莫名营造出来的粉红泡泡下沉默着。

 

三更半夜的小吃街有着城里繁华地方没有的热闹跟喧嚣,白敬亭牵着郑合惠子走到卖馄饨的小摊,刻意不那么京片子地叫了两份馄饨。他想起上次偷偷搜了她的百科,想起她是个地道的福建人,这些东西她应该会喜欢的吧。

 

馄饨上桌的时候郑合惠子整个人都放开了,有点等不及地就捞起一个馄饨塞进嘴里。白敬亭说她像是三天没吃饭一样,但还是很关心地让她别烫了舌头。

 

郑合惠子倒也像是吃了宵夜就加满了血槽似的,开始哔哔叨叨地跟白敬亭唠起嗑来,日常到她最近回酒店新看的那集蜡笔小新有多好笑,再到她跟他讲起自己在福州最喜欢的家乡菜,她说着说着就用腿碰了碰听她叨叨念倒也没有什么怨言的白敬亭,说以后你来福州我罩着你带你去吃好吃的。

 

白敬亭笑着说好啊也不忘抽了张纸巾特别贴心地把她嘴角的汤汁擦掉。后来本来以为吃完馄饨就可以回酒店了,但是他还是被惠子拖着去吃了份鱼丸,又买了些七七八八他在北京很少能吃到的正宗的厦门小吃,最后买了根小的糖葫芦才心满意足地往回走。

 

吃糖葫芦的时候小白怼她早上一起来就得冒出一大堆痘痘,就又很贴心地替她分担了两颗糖葫芦。

 

快回到酒店的时候白敬亭停住了,看了眼旁边似乎确实困意有些上来的郑合惠子,摸了摸她的头发让她先进去,自己绕两圈再进去,免得会有什么花边新闻顶到他俩头上。

 

郑合惠子点点头,慢慢地拖着自己的小身板进了酒店。

 

白敬亭边绕圈边想,如果她对他没有什么感觉都话,反正过几天也就杀青了,这份喜欢能藏在自己心里也是最好不过了。

 

然后他苦笑了一下,看了眼手机确认郑合惠子已经到房间之后,进了酒店。

 

也许是拍摄太过紧张的缘故,整个剧组也没有什么离别的气氛在里面。当在被冷风灌注萧索气氛的大马路上,导演喊出陆之昂颜末杀青的那一霎那,白敬亭才意识到这一天真的还是逃不过的。

 

他和郑合惠子一起给周围的剧组人员道着谢鞠了几个大躬,拍了照道了别,到最后就剩他们两个了。

 

白敬亭觉得气氛有点尴尬,也算是在片场经历过好几次杀青的人了,他却第一次觉得说再见是件这么难的事情。

 

他有点刻意活跃气氛地怼面前低着头的姑娘,说下次庆功宴的时候他可不想看到她脸上新长的痘痘。他习惯性等到郑合惠子假装生气地捶他几下,然后说你这样真的会孤独终老的白敬亭。

 

“那你希望我孤独终老吗。”

 

郑合惠子没想到白敬亭居然没有给她回嘴,白敬亭也发现自己嘴欠一时快就把心里的想法都给说出来了,他有点想抽自己一大嘴巴,正准备给自己挽回点面子的时候,

 

“你以后盒饭的菜不准分给别的女艺人听到没有,也不可以大半夜就带着其他女艺人出去吃宵夜。”

 

他觉得他内心里有一支鼓号队在给他吹锣打鼓摇旗呐喊,他憋不住笑,高兴地说不出话只能盯着已经红了大半个脸的郑合惠子低着头绞着自己的衣角。

 

“笑什么笑嘛,也就是我好了让你这么欺负摧残发胖长痘痘,这种烂事你对别的女艺人你负责得了嘛你。”

 

郑合惠子发觉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某人光顾着盯着自己笑,怕她自己心里那点小九九就这样着急八慌地就被发现了就只好急急忙忙地扯了个自己牺牲巨大无比的解释抛给了他,还要做出一个自己有多么大义凛然的表情。

 

白敬亭此刻只想笑,他有点想抱着郑合惠子转几个圈,事实上他确实也做了。等到他有点小心翼翼地把郑合惠子圈在怀里的时候,用他觉得他这辈子最温柔的语气说,

 

“好啊,既然你这么说了,那下次带你去吃最地道的老北京涮羊肉。”

 

于是离别的气氛一下子就随着还不算凛冽的冷风给刮走了,郑合惠子闷在白敬亭怀里,确确实实听到他心跳过快的脉搏声,声音都快溺出水地给他嗯了一声。

 

最后的最后,白敬亭以吃了我这么多顿饭的理由想让郑合惠子报答报答自己。

 

郑合惠子那时候还以为他也只是想让她回请他几顿罢了,她摆了摆手特别大方地直接回他说没问题。

 

“做我女朋友吧。”

 

然后郑合惠子有些呆滞地从自己的碗里抬起头来,嘴角还粘这片碎香菜叶,几秒钟后嘴角咧的都快到天上去了。

 

“嘻嘻好啊。”





Fin


 

写完真的好想吃宵夜。

希望你们磕糖愉快嘻嘻嘻嘻。






评论(41)

热度(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