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活泼

希望所有那些不带任何杂念的初衷,
在若干年后也依旧了然于心

【陆之昂颜末】嘀嗒


*Warning


一如既往的 私设如山海 山海不可平

希望你们看的开心 你们开心我就开心嘻嘻嘻嘻



上海下雨了。


颜末站在超市门口歪头歪脑,脚下跟着雨点一下一下地打着节奏。


“陆之昂这个王八蛋也太慢了吧。”


颜末嘟起嘴,又看了眼表,距离给陆之昂打电话让他过来接自己媳妇儿,已经过去快一个小时了。


她有点讲不清楚地急躁,阔别多年不能相见的日子之后,陆之昂从来不愿让她等,况且公司离这一点也不远,非高峰期也不该堵成这样吧,今儿个有点奇怪。


当手表指针转过整一个小时零几分钟的时候,陆之昂才终于开着车稳稳当当地停在颜末跟前了。


“陆之昂你是不是三天不打就上房揭瓦了,你居然让你媳妇儿等了这么久,一看我手都被勒红了,你不爱我了,你敷衍我,罚你洗一周的碗。”


大概是这叨叨念太过熟悉,陆之昂打小就深知不要跟女人讲道理的道理,接过颜末手里的购物袋,应允着“好,祖宗,您说什么就是什么。”



在颜末打了第三个喷嚏后,陆之昂还是把车里冷气给关了。


他有意地在等红灯时撇了身边的小妮子一眼,看到她白花花的双腿时,抄起后座的外套盖在颜末腿上,把从茶餐厅打包的点心递给她,顺便假生气地瞪了她一眼。


“唔陆之昂你是太心疼我了吧。”颜末嚼着奶黄包含含糊糊地说着。陆之昂抓起她嘴边的面包屑自然而然地塞进自己嘴里“是啊,心疼死了,看着我都冷。”


陆之昂其实一直都明白为什么结婚这么久了颜末老是爱跟以前她追他那时一样,问他那些泡沫剧里的脑残狗血的问题。毕竟他总是在原地,习惯了她在身边叽叽喳喳地围着自己转,习惯她不自觉地就挽起他的胳膊,他不拒绝,她就照做。


她只是一直都在确认,眼前的陆之昂是不是从前的那个他。


啊不过啊,只要他是陆之昂就好了吧。



“喵”


“陆之昂你有没有听到一声猫叫。”颜末东张西望的,却在后座看见一个被雨打湿的纸箱子,攀着箱子的边缘露出一个被雨淋湿的小脑袋眼睛巴巴地望着颜末。


“啊啊啊啊啊啊啊!!!!”颜末快疯了,陆之昂也快疯了,毕竟颜末尖叫时的分贝会让他有一种耳膜快被穿破的痛感。


颜末直接把纸箱子抱到自己腿上,陆之昂开着车都怕颜末哪嗑着,“诶我的姑奶奶啊您悠着点,一只猫居然比你老公还重要吗???”


“啊你怎么这么可爱啊。”颜末懒得理陆之昂,不顾猫身上沾着的雨水就往陆之昂外套上放,顺便把它裹进了外套里,“陆之昂你傻不傻啊你怎么不把它裹起来还开那么大的冷气,你想冻死它吗(???)”


陆之昂一时语塞,本来先从公司下楼从茶餐厅给颜末打包点心回来开车的路上,在街边看到了这个小家伙在一处根本挡不了雨的地方缩在箱子的角落瑟瑟发抖着,陆之昂想也没想就拿起箱子一块带走了,路上想着颜末该等急了,直接把小家伙安置在后座,开往了超市。


这时颜末才发现他们走的不是平时熟悉的那条归家的路,她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怀里那个小家伙的脑袋,努力把它身上的雨水给擦干了,跺着脚催促着陆之昂开快点赶紧到宠物医院。


陆之昂不讲话,腾出一只手握了握旁边丫头的手。


他在想,颜末以后一定会是一个很好的妈妈。



小家伙没有什么大碍,虽然还是生病了。


算是有惊无险了,陆之昂想着。


颜末在一旁,趴在宠物笼上,伸出食指去跟小家伙玩着谁打谁更厉害的幼稚把戏。陆之昂在旁边看着,脸上笑着,不时的过去插一脚。


“等它病好了我们就把它接回家吧。”


陆之昂闻声低头看到的是颜末对他眨巴眨巴的大眼睛,他其实也想这么做,但还是会忍不住想去逗逗她。


“想好了?”


“大半夜被它吵醒也没关系?”


“天天要给他铲屎放猫粮,忍受它趴在你的衣柜里扒坏你那些包啊衣服啊。”


“万一它会掉毛还会掉的到处都是。”


……


在陆之昂说了不计其数将来养它可能会带来的麻烦的时候,他着实是看到自己媳妇挣扎的小表情,但还是看她很坚定很坚定地点了点头,一如当年在那个被冷风灌注着的黑漆漆的夜晚,她冲着已经关上门的警察局做出她会等他的承诺那样一样坚定。


他笑着说,把自己媳妇搂过怀里,摸了摸她的小脑袋,那就养吧,反正你都养了,多一个少一个也没啥关系。


“咱们给它取个名字吧。”



陆之昂在深夜十一点多拖着被报表缠身一整天的疲倦回到家的时候,颜末已经抱着嘀嗒窝在沙发上熟睡着了。


啊嘀嗒是颜末取的名字,她说外面下着雨嘀嗒嘀嗒地发出声音,那就叫嘀嗒啊。


多可爱的名字,多么寓情于景,有深度有含义,还不容易重名,当然啦颜末抛给了旁边一脸黑线的陆之昂一个快夸我的得意小表情。


显然陆之昂不会顺着她意真的夸她。


他尽量放轻所有的动作,绕过掉落在地上的抱枕,摸了摸小家伙的小脑袋,然后看它不情愿地睁开一只眼睛,动了动身子就扰的颜末皱起了眉。


小家伙识趣地踱回自己的小房子里,颜末整个人被陆之昂裹在怀里,突如其来的暖意和熟悉的味道让她安心了些,吧唧吧唧小嘴又熟睡了过去。


也许养只猫是对的,至少我不在的时候还能陪陪你。


虽然每天的日子算不上有趣,跟无聊的界定却又打着擦边球。但是有你还有一只猫,每天有人等自己回家,虽然没有还热着的饭菜,但只要看到每天你可以安心地睡着,笑脸常挂在脸上,就很满足了。


陆之昂望了眼乖巧窝在窝里的嘀嗒,思考着偶尔该给它加个餐了。







毕生愿望就是能当个铲屎官(我不是抖m不是不是不是)





评论(15)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