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活泼

希望所有那些不带任何杂念的初衷,
在若干年后也依旧了然于心

【白纸】26个字母


*Warning


错就错在我萌上了真人

请两位的纯粉不要生气

私设如山海 山海不可平

瞎编瞎写瞎闹 请勿上升真人

和平共处 相约挖坑

排版了一下感觉好长 看到最后的都是真爱


Approach 靠近


郑合惠子是出了名的怕冷。

白敬亭对此非常伤脑筋,尤其是在还没有确认关系的时候。

你说吧看着自己有些想法的女演员裹在好几斤重的羽绒服里都还在瑟瑟发抖,给人家披件围巾太暧昧,大晚上的又不能喝姜汤,想来想去只能怪天不遂人愿,实在找不到一个万全之策。

然而,秉承着要为社会做出巨大贡献的态度而当之无愧的二十一世纪的热血青年白敬亭有着自动发热的技能。

所以怕冷的惠子每次下完戏就靠在白敬亭旁边,每次都在跟自己讲再靠近一点点就好了不可以太过分的时候,都会被小白揽过肩膀。

“冷就靠得近一点嘛,便宜你了给你免费取暖。”



Bifurcation 分歧


爱人之间产生分歧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比如白敬亭跟郑合惠子就会有很多分歧。

像什么两个人到底是谁做饭更难吃一点,小新跟小葵到底哪个更可爱,睡不着的晚上到底是要看恐怖片还是爱情片,今天郑合惠子是不是还是最可爱的,明天白敬亭是不是依旧是最直男的。

但是有件事就不会有分歧。

就是什么事情到最后都会以小白的妥协作为结局,毕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女朋友世界第一可爱。



Crisis 危机


小白觉得,这个世界上不管是金融危机战争危机还是宇宙马上没多久就要爆炸了,对自己着实没有很直接的必要牵扯影响。

真正的危机是不小心惹毛自己的女朋友并且冷战数日在沙发上独自过夜。



Dawn 黎明


白敬亭表示大半夜把郑合惠子拖到山上说来看场浪漫的日出纯粹是出于心血来潮看到网上发的“情侣间必做的十件事”的帖子才做出的决定。

可是没看天气预报从来就不是个好习惯,北京今天大阴天加雾霾,太阳的影子都见不着。

但在黎明破晓之时,小白听到惠子窝在自己手边很兴奋地说,“诶诶诶白敬亭你看天空变白了诶!”

嗯没关系,来日方长,我们还可以一起见证无数个黎明破晓。



Eternal 永恒的


世界上有很多东西都是永恒存在的。

比如时间,宇宙,真理,地球的公转自转等等等等。

还有比如白敬亭与郑合惠子的感情。



Fate 命运


白敬亭每次感叹命运不公的时候总会想,为什么总是我被女朋友吃的死死的而不是女朋友被我吃的死死的。

哼郑合惠子你就仗着我宠你吧,傲娇白敬亭上线愤愤地想到。



Gradual 渐渐的


如果讲白敬亭对郑合惠子是一件钟情,那郑合惠子完全占领小白的心还是一个很缓慢的过程的。

比如惠子开始跟小白交换盒饭里的配菜的时候,就喜欢她一点点;比如惠子被他怼的反击不了的时候,就再喜欢一点;比如她在现场演戏他差点以为这不在戏里更像现实的时候,就又更喜欢她一点。

渐渐的,郑合惠子就完全攻下白敬亭的心了嘻嘻嘻。



Hot-pot 火锅


“小白我们今天出门吃啥。”

“火锅吧。”

几天之后。

“丫头我们今天出门吃火锅怎么样。”

惠子觉得白敬亭的人生梦想之一应该是天天能吃火锅了吧,但是凭什么每次吃火锅还得怼自己长痘痘呢,惠子每次想想都要翻一个大大的白眼。

想着想着,也不忘叫白敬亭帮她多烫点肉。



Insomnia 失眠


郑合惠子有个老毛病。

间接性的,纵使她已经感到身心无比疲惫眼皮都快要撑不起来了,但她闭眼之后她就是睡不着。

失眠这种事情太痛苦了简直。

白敬亭对于郑合惠子睡不着觉就开始不安分地动来动去的行为表示强烈的谴责,却还是认命地给她拉了把被子顺便把她扣在怀里。

惠子去够白敬亭的身体另一侧,两个人跟树袋熊一样裹在一起。

小白摸摸惠子的小脑袋,打了个哈欠,没去开灯。

今晚月亮出奇的亮,月光透过半透明窗帘窸窸窣窣点在地上,没有开空调,四五月带着燥气的夜风穿过窗子缝一点点渗透到屋内。

彼时的春末夜晚,惠子还是穿着长袖薄睡衣,小白则早已换上夏衫。

短时间的黑夜睁眼让两人能看清对方的脸庞。

郑合惠子小小只的,此刻虽无法入眠,却是安安静静地窝在小白身边,手牵着他搂住她的手,不停地玩着他骨节分明的手指。

小白侧头看她,即使在这样一个再普通不过的黑夜,惠子的眼睛还是亮的有些过分。

夜空中最亮的星。

小白觉得形容很贴切,还暗自得意了一下自己文青的气质。

“想什么呢。”郑合惠子冷不丁地挑起话头。

“想你呢。”

郑合惠子闻声咬他,说他矫情,但还是很诚实地抱着小白更紧了些。



Jealous 吃醋的


白敬亭爱吃酸的不爱吃酸的,所以白敬亭爱吃醋是郑合惠子结合生活经验得出的结论。

郑合惠子爱吃醋是因为每次小白拍了个什么片搭了个什么综艺CP自己家丫头就可以好几天不联系自己而下的定论。

傲娇的两个人谈恋爱难道就是互相吃醋增进感情的吗。

随便吧,反正人家有伴你没有。



Kid 孩子


白敬亭觉得有郑合惠子这个女朋友就是当养了个女儿,成天就是动画片吃零食恶作剧还经常对着他傻笑。

郑合惠子觉得白敬亭当男朋友就是有个成天口无遮拦只会捣乱,就爱跟自己抢棒棒糖还把耿直说成童言无忌的无敌调皮捣蛋鬼。



Lifetime 终生


白敬亭这辈子最骄傲的一件事,就是享受拥有郑合惠子的终生权。

白敬亭觉得这个事儿一辈子都不够他吹的。



Matcha 抹茶


郑合惠子很钟情抹茶味的食物,冰淇淋巧克力饼干麻糬等等等等一大堆零食只要是抹茶味的照单全收。

白敬亭觉得自己在家里的地位被那些零食撼动了,对于自己岌岌可危的家庭地位,他决定下次逛超市的时候把郑合惠子拿进购物车的所有抹茶类食品全部偷偷退掉。



Name 名字


“白敬亭。”

“嗯。”

“白敬亭。”

“干嘛。”

“白敬亭。”

“你没事吧怎么成一复读机了。”

“我只是单纯觉得我男人的名字取的太好听了。”郑合惠子说完就跑进厨房翻冰箱找吃的去了。

于是小白的搜索历史从此就有了这么一条:女朋友撩完就跑该要怎么办。



Oatmeal 燕麦粥


两个根本不会煮饭的人的日常是什么。

就是每天进行以下对话。

“小白今天我们早饭吃什么啊。”

“给你冲碗燕麦吧。”

后来郑合惠子禁止小白买任何燕麦类早餐冲剂回家。



Promise 承诺


Q:小白你有对惠子做过什么承诺没有?

A:我们家有一张条例,写着所有物品钱财等等等一切都可以归白敬亭,但是白敬亭得归郑合惠子。(摊手)



Quarrel 争吵


小白一直觉得有争吵还不算是件坏事,但是经常吵肯定是要过不下去的。

于是两个人总是在快要发生争吵之前开始进行对自己态度阐述辩论,简直比总统竞选的debate都要牛逼,扒拉扒拉到最后,就莫名吵不起来了。

嗯吵架太累了,还是不吵了。



Relationship 关系


两人确认关系的那天大抵是在冬至。

天冷的出奇,雪不停的下,郑合惠子窝在充着暖气的房间里抱着手机补明星大侦探。

刚好播到小白受伤那期,郑合惠子越看越心疼,后来看到小白连站都只能靠着监狱栏杆,心里骂他为什么受伤了还要坚持录节目。

边骂边皱着眉头,结果啥也不知道的当事人来了条微信。

“开个门我带了饺子来。”

至于白敬亭是怎么知道郑合惠子家地址的,也就是有次大半夜两个人莫名其妙约上了就出门吃了宵夜,小白美其名曰大晚上一小姑娘家家一个人回家不安全,硬是跟着郑合惠子到了家门口才走。

白敬亭这辈子第一次觉得自己特别有心机。

蹦跶着去开了门,郑合惠子看到带着外头寒气的白敬亭拎着几袋速冻饺子,她嫌弃他还以为真的包了饺子来。

白敬亭白了她一眼怼她说有我这么一个大帅哥给你送饺子你晚上睡觉的时候就偷着乐吧,然后就莫名好像很熟练地换了拖鞋屁颠屁颠特积极地跑到厨房去烫饺子了。

郑合惠子盯着小白的背影,心里很清楚她们俩中间这层暧昧的窗户纸总该找个时间给捅破了。

饺子上桌的时候冒着滚烫的白气,白敬亭把筷子递给惠子叫她趁热吃。

小白其实也不懂为什么,就去买了几袋水饺过来了,下意识地想跟她一起过个好像还蛮有家庭团聚含义的日子。

“饺子好吃吗。”

“好吃。”

“那以后经常煮给你吃吧。”

“好啊,这不算另外的价钱吧。”

“那你以后得给我家里钥匙。”

惠子闻言从自己的小碟中抬起头,“那交换条件,让我收了你就可以。”



Scar 疤痕


郑合惠子某天下楼摔了一跤,到医院缝针的时候虽然一直安慰着旁边的白敬亭不疼不疼的,但在缝针的时候还是倒吸了几口凉气,抓着小白的手指节发白。

医生讲会留疤的时候郑合惠子整个人都是崩溃的,这不就意味着要跟小裙子们说拜拜吗。

小白讲,没关系,算是我白家媳妇儿的独家标志了。不难过,你怎么样都最好看。

然后惠子就被哄的什么事都抛到脑后了,嚷着要出去大吃一顿安慰自己。



Tacit 心照不宣的


都说情侣在一起久了就会越来越像,心照不宣的就能想到一样的东西。

白敬亭决定今天就要推翻这个结论。

比如郑合惠子吃香菇他却视香菇为死敌,惠子偏爱爱情片但他偏爱剧情片,惠子喜欢盾铁但是他站盾冬,这些东西从来就没有随四季的更替而发生任何改变。

但好在对方都会在发生一件事之后心照不宣的先想到对方。

小白觉得他们俩出来撒狗粮的时候从来都特别默契。(认真地点了点头)



Upshot 结局


童话里的故事结局从来都是王子与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

电视剧的结局永远不离男女主发糖结婚生娃再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

白敬亭觉得他们俩的结局可能就是婚姻美满,子孙满堂,并且后代们都遗传到了注孤生的气质。



Vow 誓言


白敬亭跟郑合惠子一致认为自己是懒癌晚期患者,所以结婚的时候很理所应当的没办场婚礼,没有牧师,没有鲜花,没有婚纱,没有教堂,没有结婚誓言。

两个人仔细一琢磨,结婚誓言什么的这些有的没的感觉都没太有所谓。

毕竟已经发过誓了啊,白敬亭这辈子就只能让郑合惠子一人差遣了,反悔就要遭天谴的那种誓。



White 白的


“为什么我们家里什么都是白的,墙是白的,碗是白的,沙发是白的,被子是白的,连我男人都姓白。”

“你漏了样东西也是白的。”

“什么啊。”

“你也是白的。”然后小白就偷袭了惠子一把,“盖个章。”



X’mas 圣诞节


圣诞的时候家里摆了颗跟惠子差不多个头的圣诞树。

也算是像模像样地挂了彩灯跟小星星,还买了些礼品盒堆在树下假装真的有礼物。

然后大功告成后,对视了几秒,楼外放起了烟花,他们接了一个吻。

“Merry X’mas.”



Yogurt 酸奶


惠子觉得酸奶舔盖就是对酸奶最大的尊重。

但是白敬亭总是喜欢把酸奶盖上的酸奶抹到惠子脸上,还说的特别好听说别浪费了这些还能给她敷个面膜。



Zeal 热情


小白回家的时候,惠子都会特别热情地扑过来。

不管是带着外头的寒气,还是酷暑的炎热,只要盼到他回家啊,就会立马扑上去,多热情都觉得不够。





睡一觉醒来之后就要开始上学啦,下一篇遥遥无期。

谢谢你们这几天的支持,感谢的话有太多要讲,给你们笔芯。

然后希望你们都早点休息

晚安啦





评论(46)

热度(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