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活泼

希望所有那些不带任何杂念的初衷,
在若干年后也依旧了然于心

【白纸】分合


*Warning


错就错在我萌上了真人

请两位的纯粉不要生气

私设如山海 山海不可平

瞎编瞎写瞎闹 请勿上升真人

和平共处 相约挖坑




写得自己都有点看不下去,相信我,是甜的。









“白敬亭郑合惠子互相取消关注,疑似分手”


这已经是郑合惠子连续三天看到这条热搜了。


她不由得越来越烦躁,就算是在已经是白雪凄凄的十二月,她总觉得心里有一团火闷着没发出来。


她确实跟白敬亭吵架了,吵到脑子一热把白敬亭留在她公寓里的衣服和鞋,反正跟白敬亭有牵扯的东西都给打包到一个箱子里,寄到白敬亭工作室去了。


算是在一起这么久吵的最凶的一次了,毕竟分手的话是真的有些言不由衷地不过脑子说出口了。


这么些年,就算惠子是个再怎么独立的女孩子,她还是不得不承认她真的越来越依赖白敬亭了。就像不管碰到什么事,下意识地就想叫出白敬亭的名字。


他从来都算不上是个完美的男朋友,平日里没有太多甜言蜜语,不会腻腻歪歪地给她打个电话说好想她之类黏人的话,也不会烧菜做饭,偶尔做些家务活老是笨手笨脚的,有的时候幼稚得有些令人发指,他确实有点注孤生的气质。但郑合惠子脑回路惊奇,自己刚好也什么也不会,她觉得这样两个人才叫合适嘛。


她人生中十分确认的几件事上,她爱他跟他也爱她的这些事实,她一直都认得很清楚。


白敬亭最近几年正处在锋芒之上,不少制片方排着队都想找他拍上一两部戏。剧本倒不都是些无厘头的俗套狗血剧情,可就算剧不接那么多戏,广告代言什么的也是拼了命想要拿下白敬亭的这一票。


郑合惠子就老是觉得心里有点堵,她很肯定不是嫉妒小白事业上的成功,她比谁都高兴他走到今天这步,算是圆了小白的初衷了。更何况她也不差,这几年风生水起,虽然说混不上水生火热,但也少有之前会觉得她只适合那些可爱女孩子的角色了,戏路越拓越广,也有不少大剧本已经敲定进日程了。


所以两个人一忙起来,见面的时间就又少之又少了。


况且又都还没成家的想法,事业为重一向是他们一致认可和坚持的。却不曾想过,这到底还是成为了牵扯他们关系的导火索。


刚踏入今年最后一个月,气温因为今年一场猝不及防的寒潮又降了一个度,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沉默僵持像屋子外头正在刮的寒风一般冷冽。


郑合惠子觉得屋子的暖气根本不顶什么用,那天她就是很冷,穿了比平时厚的毛衣都还想缩在白敬亭怀里。


但是就是不是很想主动。


这冬天还真是冷啊。


她当时不明白到底是哪根筋没搭对,后来回想起来才发现自己借题发挥的嫌疑太大了。她就是莫名其妙一个人生着闷气,坐在离小白距离根本不算近的沙发边,缩在那里抱着落枕半躺着盯着电视里放的蜡笔小新,可是她自己都没有发觉自己一次都没有笑。


白敬亭叫她坐起来看,不然对眼睛不好。


她别扭着,愣是不肯。


白敬亭稍微重了点语气,像是教训着不听话又屡教不改的倔脾气孩子。


“白敬亭你别管我。”


她有点不爽地吼了一句,不是平时带着乐的打情骂俏,也不是平时根本不带怒意的假装生气。


“你有病啊,发什么神经。乖,不然等会儿眼睛疼。”白敬亭权当她在闹孩子脾气,随口就习惯地怼了一句,想去摸惠子的脑袋,被她躲开了。


他愣愣地看着她,手还僵在空中,他很努力地回想了这段时间发生的所有事,他没觉得他做了什么事让她不高兴成这样。


他想不明白,特别不明白。


他确实一向是缺乏恋爱经验,但是这几年虽然两人也会小吵小闹,但大多数时间,不管经历了什么,两个人都还是相互扶持着一起很愉快地度过了。


“你丫才有病。”


接着,白敬亭还来不及开口,就愣住了。


“如果我们老是这样下去的话,还是分手比较好。”


他确确实实感觉到这本该都是温暖的空气夹杂着的那一丝刺心的冷意,经历了一番头脑风暴后他也得不出一个所以然。


他是真的无语到不懂怎么把字拼凑成完整的句子,就被郑合惠子下了逐客令。


他觉得有那么一丝丝委屈,但又觉得郑合惠子不像是会拿这种事开玩笑的人。


他走的时候一句话也没说,关上门也没有立马走。他早就吐槽过这屋子隔音做的一点都不合格,单身公寓楼就是会出现这种令人烦恼的问题,投诉过物业但他们又抽不出时间去做做隔音,所以他靠着门真真切切地听到屋子里头有些微乎其微的啜泣声。


最后还是选择走了,带着一肚子的担心困惑还有像以前道别前都不忘给惠子带的几句话。


后来一段时间两个人都别扭着,忙着工作,不打电话不发微信,能断的一切联系都给断了。


白敬亭那段时间自己琢磨着,觉者她可能是压力过大,算了些日子如果没有差错她那段时间碰上亲戚造访。直到某天回到工作室助理告诉他有个他的快递。他拆开来看到自己的衣服,游戏机,甚至牙刷洗面奶都在里面,他差点就觉得自己就这样莫名其妙被甩了,但他翻了翻那个带着难闻纸皮味的箱子,又觉得自己的东西绝对不是就这样一个箱子可以全部寄回来的。


郑合惠子下完戏后就一个人窝在家里,暖气温度已经开到最高了,她还是觉得冷得不行,索性抓起沙发上一件根本不合身的外套把自己裹起来。


外套上带着她天天想着念着的味道,自己发着呆也不在意眼眶已经发红的不行了。她承认她想白敬亭想到发狂,时间空出来就在想自己为什么会因为情绪不好就乱说分手这种话,还一气之下很绝很狠心地就把东西都打包了寄了过去。


她撅着嘴,心里给自己列了一大堆理由想给自己寻个台阶下,但又怪自己自尊心作嵩,说不出求他原谅自己的话。


她比谁都清楚白敬亭的性情脾气,也比谁都清楚自己给他们俩的关系捅了一个多大的空子。她站在他们差点就要挽回不了的关系的灰色地带,挣扎着往回爬。


那晚之后她睡得很不好,梦里都是她松开了谁的手,在悬崖边挣扎着不让自己掉下去。挣扎累了,眼前的那个看不清长相人就会向自己伸出一只手,但是她却老是想抓抓不住。


之后她就一个人随着坠落的黑暗在小白睡的那半边床醒过来,冷汗从鬓发边顺着滑进耳廓,弄得她很不舒服,她好几次差点就想给白敬亭打电话了,想起他以前在她做噩梦的时候,虽然老是讲她傻傻的还信梦,却还是将她往自己怀里带,没有节奏地轻轻拍着她的后背等到她平静入睡后才闭眼。


她想他,是她现在唯一确定的事。


刹那间,她被门锁机械转动的声音吓了一跳。根本来不及反应,下意识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白敬亭就像平日里回家一样,娴熟地换鞋脱外套,努力把外头带进来的冷气都给驱逐在外。


“你给我的快递里少了几件东西。”


白敬亭长驱直入,不给她先开口的机会。


“你老夸暖和的那件大衣,还有你身上这件外套。剃须刮刀,上次留在你这的书还有一些七七八八的东西。”


“我是回来拿东西的。”


郑合惠子那时候觉得,如果他下一句要是敢说分手她就这辈子都把他拉到黑名单,还要天天扎贴着他名字的小人,无时不刻都要咒他这辈子找不到女朋友结不了婚。她红着眼眶,头发因为刚刚窝在沙发上而变得很乱,绞着身上的外套出了褶子,咬着嘴唇一句话都不说就盯着白敬亭的眼睛。


“你为什么忘记把自己装进去了,这样还省得我跑过来一趟。”


郑合惠子一下子眼泪就不受控地夺眶而出,“你怎么才回来,也不给我打电话,你受委屈了就可以不理我的吗,你一个电话你都不打,你就是不够爱我,胆儿肥了啊你。”带着哭腔的声音一点差错都没有的充斥着整个房间。


她劈里啪啦没停地叨念着,白敬亭怔怔的看到她发着抖打着冷颤,大步一迈就把她抱在怀里。他才不想跟她争辩什么到底是谁对谁错,哪里有什么谁对谁错,都是因为太爱对方才会有那些反应。


“我看你是皮痒了吧,我不在整个人就又瘦了一圈,你看看你的下巴都尖到可以硌人了。你就是没了我不行,你就认了吧这辈子没有别的男人看得上你这身材还受得了你这脾气了。”


“过了这阵子就好了,那时候不忙了就带你去个暖和点的地方玩。”


最后啊,深夜,白敬亭发了几张惠子永远都不想被粉丝看到的毁形象的照片到微博上,很贱地加了个“手滑”的配字,她一直都很坚定地深信男朋友相册里的大部分的自己都绝对不是自己跟大家认知里那个非常可爱无敌可爱只剩可爱的自己。


于是占据多日热搜的“郑合惠子白敬亭疑似分手”不攻自破,转而已经被“白敬亭郑合惠子秀恩爱”的头条所替代。


关于取消关注,真的是惠子先手滑的,然后小白就配合她手滑一下。


另外,一年就发个十多条微博的小白表示,自己的微博想怎么秀恩爱就怎么秀恩爱。


一屋二人三餐四季,开始是你,停留是你,陪伴是你,结局还是你。


兜兜转转,分分合合,正因为他们互相深爱,所以任何时候都可以无所畏惧。






好想写虐好想写好想写,写不出真是哭唧唧。






评论(57)

热度(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