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活泼

希望所有那些不带任何杂念的初衷,
在若干年后也依旧了然于心

【白纸】睡前小故事(一)


*Warning


都是段子/很短很短/不能再短/摸鱼产物

所以决定把从今天起以后可能就不会再更新的小故事算成一个系列啦哈哈哈哈哈

以及最重要的 所有都是我瞎想瞎写的 请勿上升真人





夏至未至庆功宴的那个晚上,郑合惠子把自己灌了个大醉。


经纪人助理都不在,她一个人悄咪咪地蜷在包间的小沙发上,身上盖着一件不属于自己的薄外套。


她嗅了嗅,带着她喜欢的男孩子身上清爽的味道,借着酒意,自己扯紧了一把衣服,咧着嘴偷笑。


白敬亭对郑合惠子一个晚上都在给自己找酒喝,而且每杯必干的壮举感到实在是佩服。


他不爱喝酒,许是觉得酒精昏头,桌上的可乐罐倒是倒了一排。他搞不明白她一晚上抽了什么风,用酒跟他碰个可乐喝也能兴致好了一晚上。


“我干了你随意!”


白敬亭决定以后都叫她女英雄,而且以后要常把这件事捞起来笑她。


酒过三巡,终究还是不胜酒力,她软趴趴地靠在他身上,嘟囔着什么,白敬亭伴着那群醉鬼的揶揄声中把郑合惠子抱到旁边的沙发上,还特别绅士几乎没有犹豫的脱下外套给她盖好。


众人皆醉我独醒,白敬亭是真的很无奈。


看着别的演员一个个搭伙回程以后,他盯着看起来已经熟睡的郑合惠子有一段时间了。


他不懂怎么把她送回去是真的。


“白敬亭!”


思索间,小白被着一声冲破云霄的喊声惊吓到着实快把魂儿给炸出来了。


“苍了天了我的姑奶奶您不是醉了吗,中气真足诶祖宗,快快快醒了咱们回家了。”


他走上前,蹲下来努力与她做到平视,却还是比她高了那么一段距离。


白敬亭摇她,她愣是喊着不要回家不要回家。


“我们去看星星好不好。”


她半睁着眼睛,头发被睡得很乱,讨好似的摇着眼前人的手臂,嘟起嘴,身上的外套有点滑落,迷离恍惚着。


白敬亭觉得这是撒娇无误了。


于是他真的被兴致又突然不懂怎么就起来的郑合惠子,拖到酒店顶楼的天台上,在靠近防护栏杆坐下。


他跟她叨念着哪有星星啊,一点星星也没有啊,哎呦咱们回去睡觉好不好啊。


她应他不要不要,然后突然转过头看着他,等他与她终于对视的那一刻,她指着小白的眼睛,


“你看啊,这里就有星星啊。”


这是白敬亭第一次在戏之外,这么认真地看她。他暗自苦恼为什么陆之昂从来就没有认真注视过颜末,明明他觉得这样的感觉,用一眼万年来形容是真的再合适不过了。


他不再去想陆之昂颜末到底会不会这样,但至少于他而言,确实是这样的。


一眼万年就可以把你信仰。


他含着笑意,带一眼深情,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对着她闪闪发光的眼睛,


“是啊,我也看到了。”






窥屏党诈尸

晚安啦





评论(35)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