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活泼

希望所有那些不带任何杂念的初衷,
在若干年后也依旧了然于心

【白纸】睡前小故事(二)


又名深夜急诊故事

相关请戳前篇  【白纸】急诊


以及别当真 都是假的





值夜班大概是我事业生涯中最难熬的一件事了。


凌晨的医院走廊把暖气压了压,总感觉时不时有一股股寒风从外头灌进来。


我拢了拢护士服,吸了吸鼻子,把剩下没写完的病历填写清楚。


这一夜,一如既往地过得太慢了。


今晚都没有太多情况,除了给几个患者量了量血压,调了调点滴的速度之外,我都可以闲来无事在护士站打发时间,这样安详平和的夜晚,也挺难得的。


我坐在护士站的椅子上,无聊至极,时间长到觉得腰都开始酸痛。


我一向守规矩的很,电脑开着也没有看微博刷点花边新闻,手机握在手里也迟迟没有按亮屏幕。


三点半了,我瞟了眼正对着我的挂钟,伸了个懒腰。


这时大门口却传了动静,传来轻微的咳嗽声,进来的人似乎把外头的丝丝寒风给带了进来。


我不自觉打了个寒颤,环着胸摩挲了一下双臂,起身看向深夜造访急诊的人。


看清他们的面庞我却是惊了几分,这对平日只能在荧屏上看到的人,此时此刻活生生地站在我面前找我挂了急诊号。


听说这两位同框即发糖,在圈子里低调的几乎探不到一点消息。


我没有特别关注过白敬亭跟郑合惠子的事,平时都是听那些年纪轻轻的实习护士闲聊时的花痴八卦。但几年前我还算在有少女心的年纪也确实看过他俩演的八点档偶像剧。


夏至未至是我中学时代翻过的书,印象最深的不过是傅小司跟陆之昂之间那种铜墙铁壁的感情。把小说翻拍成电视剧之前,我压根就忽略掉了原来书中真的有颜末这个角色的存在。


开播之后,实习期的忙碌与大学毕业答辩的紧张相互交替着,我并没有大把大把的空闲去刷正剧。


偶然间看了一眼陆之昂跟颜末的cut,被课业工作抑制住的少女心莫名涌动起来。


那个时候也总会在小小的手机屏幕前替根本没啥行动的陆之昂着急,会心疼颜末,会磕着他俩的糖咧着嘴角笑。


后来的后来,大结局之后我也没太沉迷于颜值夫妇的甜宠爱恋,只是好几年后,听说小白跟惠子真的在一起了。


我定了定神,带他们到急诊科室找了值班大夫看诊。


等到他们出来的时候,就只看见白敬亭一个人安安静静地拖着一旁的郑合惠子,小心翼翼地一步步挪到正对护士站的长椅上。


我看小白给惠子当起了肉垫,又把自己的长大衣披在她身上,一只手环着她,轻轻拍着,另一只手握着惠子那只扎着吊瓶的手。


期间我跟白敬亭有过一两次很短暂的对视,每一次他都特别礼貌地对我笑了笑,我觉得我要是白敬亭的粉丝的话也许这一刻就要上天了。


我坐下,揉了揉腰,随手抓了一本桌子上摆着的医学杂志翻着,果然还是看不大懂,却也还是打算继续看下去消磨时间。


中途我去对过一下郑合惠子的点滴,意识到一旁白敬亭关注的眼神,我摆了摆手告诉他不会有什么大碍,吊完这瓶就可以回去了。


他向我点了点头,有的小声的回了句谢谢。我笑笑,瞥见他对惠子的眼神,恍惚间觉得陆之昂是不是也就是这样看颜末的。


一眼温柔,除了宠溺都看不出别的什么端倪。


天渐渐亮了,交班的同事估计也已经在路上了。我起身整理了一下台面上的病历,按顺序都给摆好,拍了拍衣摆准备收拾收拾自己的东西。


这时看到白敬亭朝我走来,轻声问我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做的干净卫生的早餐店,我把平日最爱去的那家店告诉他,他第二次朝我道了谢,拜托我稍微看着一下郑合惠子,就匆匆离去了。


外头是刚下过雪之后令人抗拒的严寒,但他还是把大衣留着给惠子盖着。


那一刹那,我觉得他们俩肯定会一直幸福下去的。


白敬亭没走多久郑合惠子就醒了,她迷糊着望着我,我告诉她小白的去向,也许我是真的清楚的看到那一刻她如释重负的样子。


她朝我道了谢,我向她走去,给她拔了针头。那一刻也不知怎的,总觉得想对他们俩说几句话,结果一开口就没了克制,唉总告诉自己别那么爱管别人的事咋就是这么把持不住呢。


好在惠子没有在意,她也第二次跟我道了谢,偏头也正好碰见回来的白敬亭。


我收拾好吊瓶跟输液管之类的器具,回休息室换了私服,跟刚到的交接班的同事交代了其他病人的情况,抱着我的厚外套,往外走去。


彼时郑合惠子跟白敬亭也起身准备往外走,惠子挽着小白的臂膀,两人的背影像极了当年荧屏里的颜末跟陆之昂。


我目送他们出了大门,没有意识到自己不自觉勾起的嘴角。


他们也许没过多久就会结婚的吧,我不经意想到。而后我摇了摇头,暗自笑了笑自己不知从何而起的八卦心思。


路还长,天总是会亮,互相深爱的人最后也一定会一起走下去。



Fin



------------------

被高产的自己感动到 

祝大家开学快乐 反正我是已经开学一个月了(礼貌又不失尴尬的微笑)





评论(35)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