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活泼

希望所有那些不带任何杂念的初衷,
在若干年后也依旧了然于心

【白纸】追及


*Warning


错就错在我萌上了真人

请两位的纯粉不要生气

私设如山海 山海不可平

瞎编瞎写瞎闹 请勿上升真人

和平共处 相约挖坑






唉,白敬亭最近有点点的小躁动。


郑合惠子马上要过生日了,该怎么祝福才不会显得尴尬但是又特别礼貌而且非常有诚意并且还很特别呢。


他休息想,吃饭想,洗澡想,睡觉想。日思夜想,夜以继日,日以继夜。


结果还是什么也没想出来。


据跟她的第一场戏,都过去一年多的时间了。这时间怎么就走的这么快呢,吃几顿火锅看几场电影就好像过了那么一整年。


夏至未至杀青的那个凌晨,他和她一起给所有的工作人员鞠了几个大躬,而后拍完大合照本应该是互相说再见的桥段。白敬亭却朝着离自己不远的惠子喊了声,


“颜末,走啦走啦回家啦。”


十一月的上海,刮着寒气入心的冷风。他说这句话,本意是想逗大家开心,但在离别前却又加了那么一点难过的气氛。


陆之昂颜末回家过日子去了。


那白敬亭跟郑合惠子呢。


一起吗,不一起吗。


郑合惠子这时却真的转身蹦蹦跳跳地跑到他身边,特别顺手地就挽起小白,跟身后的助理说了句拜拜我回家去啦,好像真的要跟着白敬亭走一样。


白敬亭顺势跟着她走了两步,停下来的时候把她小心翼翼地圈在怀里,白敬亭表示绝对不会承认当时自己是真的紧张得快要死了。


他摸摸她的脑袋,跟她讲以后在同一个地方的话当饭友啊。


她在他怀里难得乖乖嗯了声点了点头,蹭了蹭白敬亭的外套,又特别小心的不想被他发现一样闻了闻他身上的青草香。


白敬亭松开她,摸摸她的脑袋,“回去吧,下次见。”


她乖巧地跟他挥了挥手,跑回助理身边上了保姆车。


如果当时就直接牵回家的话不懂能省多少事了,唉,真的难过,真的傻,谈个恋爱把自个委屈成不懂啥玩意了。


他突然想起高一物理老师讲追及问题时打的比方。


“如果后者再快一点便能再相遇,但是只要慢了下来,那便再也无法相遇。”


“从此就这样错过了,此生无缘呐。”


头发花白的老头配套做戏,负手叹口气无奈摇摇头,举着这本就是想让学生发笑的例子,谁也没想老头到底是不是真的真情流露了,教室里揶揄声和哄笑声交融着。白敬亭发呆走神望着窗外,那时的他也不会想到近十年后,自己对于高中的稀少记忆中,却包含了这一幕。


他觉得他应该做些什么。


如果位移时间图像此后再无交点的话,那么结局也就是偏各一方,越行越远了吧。


很显然他并不想要这样的结局。


他当机立断打算不请自来,叫了经纪人给自己录生日祝福视频。


俗就俗吧,反正礼物还可以再补的。


窜一窜是他自己的梗,他稍微有那么一点私心的用在了开头。但其实内心还是希望她这样跟自己差个二十多公分也挺好的,长高高也就是为了提醒她拍戏别老穿高跟鞋做了一点点但是却又特别明显的铺垫。


拍戏的时候老得拍到她全身,没点办法。他看到她磨红的脚后跟,都觉着疼。


他一边怼她,“你说你天天就踩个跟高跷没啥差别的玩意也挺憋屈是吧。”,一边却靠她更近点,还特别很偶像剧的那种男主拍肩,“白爷我心地善良怜香惜玉,借你靠靠。”


感觉到肩膀上的重量的时候,还要假装叹口气多说一句,“忘记了你也不算玉。”


惠子懒得跟他计较,挽着他胳膊的手趁机在他腰上一点用力都没有地拧了一下。白敬亭在旁边夸张地五官扭曲,惠子在一旁笑他,翻了个白眼就这么靠着。


这样一直靠着就很好了吧,一辈子的那种。那时他确实是这么想的。


他录视频的时候其实心里慌的半死,前前后后录了好几次,不是忘词面部表情太尴尬就是被经纪人吐槽肢体动作太多。他还特意带了个帽子,内心很自信的觉得不会暴露他这几天因为拍戏戴发套弄得头发不清不楚的样子。他反正管不了这么多了,再不发来不及了可就不好了。


生日那天他忙着拍戏,还没来得及看她的生日会回放。他忙乎着给她再发一条语音的生日快乐,告诉她下次见她的时候不想看到她脸上的痘了。


他觉得长痘梗可能还可以再挺十年。


那个时间点她八成还在飞云南的途中,他回到酒店就开了微博,先看到她最新的那条微博,开心地有种要上天的感觉了吧。


嗯,就像小时候得到自己的第一辆自行车那么开心吧。不对不对,比这还开心,没法形容程度的那种开心。


惠子小朋友很听话,很好,就发了他的祝福,不错不错。


然后他窝在床上回顾她的直播全程,在她提到别的男演员的时候就喝几口闷醋,看她跳个seve吧就想怼她跳的跟他还是差距很大的,下次带着她跳好了,这样对比一下就可以衬托他跳的特别特别好。但是看到自己的视频摆在第一个,从心底给自己最给力的经纪人的社交沟通能力点了个赞,太牛逼了,哥你真的太懂我了。


他含笑看完,没有去纠结他视频里刻意强调的“和我”两字,他也明白这东西上不了什么热度,发点糖也不过分的吧。


然后他去冲了个澡,准备睡的时候收到郑合惠子的回复。


她说她才到云南,整个人困死了饿死了简直不能再难过了,以及谢谢白爷的祝福还有你自己都长痘了怎么还好意思讲我长痘。


他回她找点东西垫垫肚子就赶紧回去睡觉,女演员有黑眼圈遮不住很丑的,以及长痘肯定是你传染给我之类的话。


她道诶呦白老师真是太贴心了您生物学的一级棒诶您赶紧个休息吧。


他应她行了个吧您也赶紧麻利点儿,下次回北京去吃火锅,一起长痘。


后来,到十二月末俩人才终于对上时间赶着去吃冬天的第一顿火锅。


回去的路上,像从前一样,他扣着她的手腕送她回家。


他觉得今天的气氛尴尬的有点不行,有点僵。


他呼了口气,内心戏十足地纠结了走过一个街区的时间,做了非常大非常坚定的决定。他猝不及防挑起话头,没有给郑合惠子一点征兆。


“我高中物理老师,有天上课,开了个玩笑。”


“他说追及问题,就像两个同向而行的人。相遇了便是缘,追者赶不及就再也无法相遇,此生无缘。”


郑合惠子怔怔地发懵,她不是很懂,又或是不是很敢去想白敬亭说的话是不是她想的那个意思。


“以前觉得这话就是玩笑话,不在意了这么些年,却在这时候想得清清楚楚。”


“我觉得再不追的话,你就要跑走了。”


他圈着她的手腕,转头看她眼睛,停下了脚步。


身旁的车灯惶惶掠过,那些喧嚣声都似抛在脑后,他想看进她眼里,好像这样就能看透她的心一样。


此时郑合惠子听着自己从没那么清楚的扑通扑通的心跳声,她不说话,抬眸与他对视。


白敬亭轻轻吸了口气,开口道,


“你可以不用停下来等我,你一直向前就好了,什么速度都随你。我就一直在你后边,什么时候追上了,如果你同意的话,就再也不丢下你。”


郑合惠子听他一骨碌说完这像小时候看的小说里男主角拐弯抹角对女主角表白的句子,她其实很想这时候打趣他讲,你把白敬亭藏到哪儿去了,白敬亭才不会讲这种话呢,把真的白敬亭还我。


许是看到他眼里不容动摇的坚定,她眨了眨眼,觉得视野中泛起了些许雾气。


她特别可爱的笑了笑,随后又笑出了声。不着痕迹地把手腕从白敬亭暖和的大手里抽出来,带着嘴角压不下去的弧度,径直往前走。


白敬亭站在原地发愣,他不知道其实郑合惠子原本想着我还是愿意等等你的,但是你这么有自觉的话还是让你来追我吧。


他喊了声,“喂,那你答不答应啊。”


他小跑到跟她并肩走着,转头盯着她的侧脸,他觉得她要是不同意的话自己这次也会死乞白赖臭不要脸地当回狗皮膏药的。


而后沉默没多久,他感到手里传来一阵暖意,低头看了眼,再抬头,看到郑合惠子很刻意地瞥到另一边假装看风景,还有她不知是被冻的还是因为别的原因也微红的耳廓。


白敬亭心里已经开始放鞭炮放烟花怎么激动怎么热烈就怎么开心地火箭上天了,他回手握紧她的手,包到自己手里。


十年前的那道物理题,老头嫌弃地说这题目怎么相遇后就一起走了呢,一点难度都没有,真没意思真没意思,同学们记住了高考这种题目是绝对绝对不会考的。


但又有谁知道这场追逐中到底经历了多少无措,跨过了多少泥泞,又遇到多少阻拦。


从此后便是并肩前行,若你多走一步,我便多挪一步。


而你我之间就再也不会超过能够执手的距离。






俗话说得好,过年不产粮,年后再磕糖,睡前一颗糖,梦里睡得香。

谨以此篇证明我上物理课很认真的。


发现我的黑眼圈真是愈发的迷人【大雾】



早睡 拒绝黑眼圈 从不熬夜做起




评论(32)

热度(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