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活泼

希望所有那些不带任何杂念的初衷,
在若干年后也依旧了然于心

【白纸】驻足


*Warning


错就错在我萌上了真人

请两位的纯粉不要生气

私设如山海 山海不可平

瞎编瞎写瞎闹 请勿上升真人

和平共处 相约挖坑










“原来,他喜欢的人,是立夏。”


镜头从她眼前不远的机位滑过,她望着他的背影,心里涌出一股心酸。


她明知这感觉掺着一半真,不是入戏之后颜末对陆之昂的感情,是她自己的,是郑合惠子对白敬亭的感情。


导演坐在监视器前,喊了cut后,她好似没有从戏中走出来,等到白敬亭走到她跟前,在她面前用手晃了晃,打了个响指,她才愣愣地抬起头,对上他的眼睛。


她觉得他的眼睛深邃的可怕,一眼万年,是不是就可以形容她现在对他的感觉。


她拍过他的手,笑了笑,打打闹闹着往旁边走去。


她自认自己从来都把度把握的很好,也觉得自己隐藏感情的演技都另她自己有些刮目相看。喜欢上白敬亭这个事实,她有百分之两百的确定。


可是在这水生火热的娱乐圈呐,她也懂得感情之间的禁忌。


她深谙他不炒作的原则,不靠打感情牌提热度,也不喜欢被大众强行与谁捆绑。


于是她缩在那被暗恋笼罩的阴暗里,在离他还很远的地方驻足着,哪次靠近一步就往后退两步,以致有的时候偏离太远了,她又忍不住挪回去。


郑合惠子觉得自己真是矫情的要死。朋友找她诉说暗恋的纠结难受的时候,她总是怂恿着她们要敢爱敢恨,要表白就赶紧表白,到时候人家跟别人好上了你就活该吧。


不经历就真的不知道吧,原来喜欢一个人到这样的境界是这种感觉。


虽然不至于大家所说的前一步万丈深渊,后一步就涅磐重生,这样太夸大其词了她觉得。


她明明就待在他这个活生生的大活人旁边,可以看到他任何表情,动作,想做点什么,却还是被那种叫作喜欢的感觉给狠狠压抑着。


看他皱起眉头就想逗他开心,听他满嘴损话却也从来生不起气,笑他挑开盒饭里的蘑菇就拐弯抹角地换过来,见他满脸就算是为了拍戏而扑上的尘埃脏土,她也好想冲上前给他拍掉擦干净。


她看他的怎样怎样,都太美好了。


这也许就是喜欢一个人的心情吧。


愉悦,兴奋,纠结,痛苦,难过,统统混杂着。


她就像是在茫茫夜海里难寻灯塔的孤舟。


于是,她远远地观望着,自以为看见他的所有,却独独漏了他看她时的样子。


她总是忽略掉他对她笑时带着的无奈宠溺,忽略掉他眼神里荡漾的一汪情水,忽略掉他嫌弃她痘痘多时送上的祛痘膏。


她忽略掉他所有对自己的好,然后放大到他对所有人都好里去。


真是粗心呐,白敬亭想着。


他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穿着样式成熟淑女的长裙,踩着有他一个手掌长的高跟鞋,扎着个丸子头,脸上带着的甜甜的笑,与她特意打扮的模样有那么一丝违和却又觉得十分合适。


他在台上望向她的第一眼就不知怎么直接笑了,碍于台下的瞩目还有那些架着的摄影机,他低下头去想给自己挽回点面子。


后来开拍的时候,每次跟她要拍对手戏的头天晚上,就在酒店里特别认真地研究着剧本,可到第二天啥都变成了即兴创作。


于是他就稍微不那么认真地看着台词,反正第二天依旧可以跟她名正言顺地谈恋爱了。


所以他从业来第一次拍戏故意闹了几次笑场,心里幼稚地想着这样就可以多跟她演一遍。后来导演觉得这样子的行为实在是太不人道了,他俩的戏份多看几次心就真的被虐的很痛,于是再三语重心长地告诉白敬亭别再出幺蛾子了。然而,好几场戏还是带着白敬亭努力的憋笑给勉强过了。


可他觉得郑合惠子有的时候真的挺奇怪的。


熟络的时候他俩可以在戏下唠个不停,但是熟了一段时间以后却又觉得她好像又疏远了自己一些。


他自嘲地笑笑,终究还是人家把持有度,是自己入戏太深,想要假戏真做,却又偏偏是一厢情愿,落了一场空。


随后他又有点释怀,却仍然在心里默默记下这事。


年纪小的时候喜欢比自己成熟的学姐,觉得能力超群,雷厉风行的女强人总是散发一种无法言表的魅力。好不容易鼓起勇气主动表白后却被学姐拒绝,有点小情绪的过了两天,现在自己却又将这些事提起,讲的云淡风轻,心里也是真的好好放下了吧。


过了那么些年了,再也不是懵懂的高中生大男孩,现在他觉得保一人周全才是对爱最好的定义了吧。等了那么些年,终于等到她了啊,那种内心的悸动在见到她的那天起复然而来。


而现在的他,沮丧地驻足在他们朋友以上的边界线上,摇摆不定,也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这么优柔寡断地做不出决定。


他望向正在跟别人对戏的郑合惠子,压抑不住内心的波涛汹涌,勾起嘴角就那么静静地看着,看着。


想着,为了这个小丫头啊,再年少无知一次也好,就算伤痕累累也好,至少他会再试一次的。


嗯,一定会的。


拍摄到开播直至结束,他们都没有什么太热络的联系。偶尔在群里发发表情包,发几个老到不行的段子,再讲几个冷笑话。


白敬亭觉得这次自己是真的谈了一场恋爱之后真的失恋了。他也主动跟惠子约过几次饭局,可她那时候工作忙的像只陀螺,他又一下子垫了很多工作,所以一直邀着去吃火锅吃涮羊肉的约定一直被白敬亭记在他秘密的小本本上。


“虽然不知道你在哪,但未来的你一定会很幸福。”他予与自己对未来对象的期盼,心里却很直白明了地闪现出了那个名字。


后来的那段时间,他一直都很关注她的动向。有的时候看在她故意搞怪的样子心里直发笑,浑然不知自己此时像个沉陷其中的忠实小粉丝,每次被助理取笑这种事,他总是找不着路子回击,索性不理,反正我就是喜欢咯。


于是他一直当着一只潜水的小刺猬,躲在她看不见的角落,原地不动。


郑合惠子为了摆脱沉迷在颜末模式的自己,辛勤工作,通告给排得满满当当。谁知后来也被推上绯闻当头,当然对象不是白敬亭,她焦灼地跟公司商量着危机公关,全然不知另一头看到这消息的白敬亭气得差点把屋顶给卸了。


那几日一直没有她和她公司的回应,他也顾不得什么忌讳了,一天到晚抓着手机刷新着,深怕错过什么可能会让自己后悔终生的消息。


经纪人在一旁提醒他的上线记录会被粉丝关注,一边却又对他能这样对一个女孩感到一种不明的欣慰。


直至最后,看到她澄清的回应,白敬亭紧绷着的神经还来不及松懈,也还意识不到心里仍在轰轰地躁动着。


还好还没把她弄丢,还好她还是她。他想着。


他觉得自己再不做点什么真的就来不及了。与其驻足在那灰色的边缘线,畏畏缩缩做个胆小鬼,他倒还是想尝试一次,跨出来,再向她走去。


于是白敬亭在心里给自己想了一百种约人的套路,最后还是给她发了条微信,假装凶狠狠地威胁她要是再不来跟他一起吃饭他就卷铺盖走人去拍戏了也不给她带好吃的当地特产回来。


她这次应了他好,约好了时间约好了地点,约好了不见不散。


吃饭的时候气氛不算太尴尬,火锅腾腾的雾气让他们心安理得地给自己耳朵红脸红找了看似很理所应当的借口。


饭后他提出送她回家,下意识拉住她的手腕,两个人裹的严严实实。喧哗的道路上,忙碌的行人并不在意他们的存在。


白敬亭犹豫了好几次,想打破冷风中莫名的僵持。


然后他突然觉得手上有些异样,扣着她手腕的手莫名被扯开,小指上却好像挂上了个软软的东西。


他没有低头看,当他意识到是什么的时候,口罩下是合不拢嘴的笑。他舔舔有些发干的嘴唇,用力勾住了郑合惠子小小的手指。


郑合惠子在前几天收到他微信的时候,心理活动及其丰富。


他又约我了,这次不能再拒绝了吧,再拒绝是不是不大礼貌。他为什么老是要纠结有没有跟我出去吃顿饭呢,我啥时候叫他给我带过土特产吗,难道是我喜欢他的事实被发现了吗。不对啊,不对不对,他一定也是喜欢我的,他那么闷骚一爷们,不喜欢我是不会约我的。啊好激动啊,好开心啊,万一他跟我表白了要怎么答应他啊,总不能告诉他我喜欢他很久了吧,这样也太丢面儿了。


郑合惠子想也想不到有一天自己可以自恋到颜末上身,她觉得当个不敢迈出那么一小步的怂包真的太傻逼了。


于是她决定勇敢地踏出那片阴影,迎接她的是前头温暖的阳光。


生活就是泥沙俱下,就是鲜花与荆棘共存。喜欢你也是这样,但就算前方再渺茫无期,我也还是不愿驻足在原地。


因为真的真的好喜欢你,像风走了八千里,不问归期。










真的,你们不知道两个月前我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是为了写虐的!!

真的,为了撒一把大玻璃渣屯了两个月,还是被我写成甜了。

这到底是为啥!!为啥!!!真滴好难过!!!

真滴想做一个会写虐的人。(望天)

还有每次写完我都发现自己所有以前写过没有任何联系的梗可以乱套233333给自己取了一个套梗王的名字。(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很骄傲的样子)


大家八天假期愉快,我真的要去吃火锅了哈哈哈哈。

另外,福建没有秋天,我对此表示强烈的控诉!


嗯,本话痨今天的话也叨完了。






评论(55)

热度(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