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活泼

希望所有那些不带任何杂念的初衷,
在若干年后也依旧了然于心

【白纸】睡前小故事(三)


*在这里他们都只是故事里的人

  请勿上升真人


通话后续



前篇  【白纸】通话







白敬亭垂下拿着手机的手,侧身进了房间。


郑合惠子就开了套房巨大落地窗旁的那盏落地灯,深色窗帘严实地拉着,房间里是暗暗的姜黄色。她耳边是他因为走的太急而稍重的喘息声,周围是他身上带着的淡淡青草香,像极了十六七岁高中男生的干净味道。还有那不可言喻的温暖,将雨天带来的的阴凉和内心积压已久的阴影一扫而过。


那短短几十秒中的寂静,竟足够让她心里的最后一堵墙恍然崩塌。


白敬亭觉得怀里传来的她的啜泣声像呜咽着的,叫声含糊不清的奶猫,一声声,让他觉得可怜,无助,软弱,也足够让他切实感受到心脏内壁传来的一阵阵抽痛。


他一手揽过她的肩,另一只手环过她的腰,下巴顶着她毛茸茸的头顶,鼻尖缠绕着她的味道,便忍不住埋头多嗅了几会儿。


他拥着她,她抱着他,像他们过去的每个拥抱一样。仿佛置身于世间外,只沉浸在他们的世界里般,沉醉不知归路。


良久后他抬手摸摸她的头发,轻笑她怎么成了爱哭鬼,是不是把鼻涕眼泪全部糊在他衣服上。


她终于舍得从他怀里抬起头跟他对视,拱拱鼻子跟他讲对啊全部都蹭你身上,我还有很多衣服你不是女装大佬吗随便你挑了。


惠子脸上还有残留着的泪痕,眼睛红得发肿,她不去想明天上戏又要被导演吐槽精神状态不好的事,闭着眼睛任由白敬亭把那苦涩液体抹个干净。


她掂了掂脚,抬头仰着看他,他便配合她低下头去,找到那朝思暮想的柔软,吻了下去。


那只是个再平常不过的吻,不混杂着情欲,带着他们多日不能相见的眷念,带着他们对彼此最平静却又是最波澜的那种感情。


他们俩靠的很近,以至于白敬亭觉得惠子的睫毛唰唰扫过他的侧颊。片刻后他松开她的下唇,睁开眼看她,看她眼中泛着的朦胧水雾,看着她眼里的万千星辰。


他任由她不肯松开自己,抱着她拖着她往里屋走去。


郑合惠子说他哪里去看来那么多毒鸡汤,是不是专门准备什么时候给她灌灌迷魂药。他回她说我觉得应该是我要提防你给我喝什么奇奇怪怪的迷魂汤比较好。


“白敬亭你最近怎么就突然那么会讲正经道理了呢。”


惠子捏捏他的耳朵,不管他鞋面上沾着的湿冷雨水,光着脚踩在他的脚背上。


“你不是说喜欢成熟点的,那我不就得把自己往那条道发展发展了。现在是不是觉得我特成熟特有魅力,别的男人都比不上我。”


他挑挑眉冲她笑,郑合惠子说他自恋到没救,双手又环过他的脖子,问他怎么会突然过来。


“来视察我家丫头有没有好好照顾自己啊,啊呀不懂谁刚刚还哭哭啼啼给我打电话唷。”他刮了一把她的鼻子,双手环过她的腰际,踩在雨点打在窗上的节奏在屋子里转悠。


惠子把头靠在他肩上,她知道他没带行李来,也没问他什么时候走,转着转着,伴着窗外的嘀嗒声还有他在自己后背没有节奏的轻拍,睡意滚滚而来,心房里充斥着近一个月来都没有过的安心。


快六点的时候她就迷迷糊糊醒了,拍戏时的生物钟被迫敲的很准。天还没有完全亮,一点点细微的光透过沉重窗帘的缝隙溜了进来。


她侧头看身旁的白敬亭,少年的脸上没有了昨晚匆匆赶来的风尘仆仆,他沉静地游荡在今天的梦里,吐着均匀的呼吸。那一刻,郑合惠子觉得一切是那么真实却又是那么的不真实。


她轻微的动作扰了眼前男人的清梦,他皱皱眉,挣扎着睁开了眼,便看见视野内那个一直住在自己心里的女孩子不带修饰的笑意。他一直都觉得不施粉黛的她才最真实,最贴近生活,最单纯,他也最喜欢。当然不是说他不喜欢浓妆艳丽的她,只是一种莫名的占有欲怂恿着他倾向于只想把那个最完整真实的她留在自己眼里。


他伸了个懒腰,问了她时间。她应了他,又问他什么时候走。


“过会吧,得回组了,我为了你都没请假啊偷溜出来的啊,你就不该表点诚意表示表示点什么?”


“大早上的,醒了咱们就别梦了好吗。”


惠子觉得白敬亭有的时候幼稚地就爱走周末八点档言情片剧情,她才不会百依百顺那么听话的。她搓搓他的脸翻身下了床,去浴室拆了一次性的洗漱品,给他挤好了牙膏,跟他打打闹闹你戳我一下我拱你一下,才拾掇清楚。


接着她又像块狗皮膏药粘在他身上般,磨磨蹭蹭好久都不愿让他出门。等到他开口跟她说你再不松手的话我就回不去了噢。


她头埋在他怀里哼哼了两声,撅着嘴缓缓松开手,委屈巴巴看着他,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却又没出声,踮起脚尖吻了他一下。


短暂两秒后她跟他道了别,他摸摸她的头叫她晚上下戏了给他打电话。


白敬亭轻声关了房门。插着兜儿快步朝电梯口走去,还没离开几步,裤袋里传来猝不及防的震动。


他接起,问她别吧才走多久啊就那么想我了。


电话那头没有出声,白敬亭慢了脚步,对话筒轻声叫了声,


“丫头?”


电梯缓缓上了楼层,楼层数随着时间的过往越来越靠近,电梯门打开那瞬间,他听到听筒那边,他这辈子听到的最好听的声音。


“白敬亭。”


“我爱你。”


他踏进电梯,没有立马答话。电梯里没有屏蔽信号,19层的高度往下需要那么一段时间,不长不短,也就刚刚好够他思考。


他一直觉得,我爱你三个字承载着这世界上最沉重的责任,是戏里最难说出口的台词,是生活里最难信守终生的承诺。


时至今日,他没有对她说出什么爱不爱之类的话语,他自认为还没有什么完全足够的能力去给她许下这样的终生诺言,可是在刚刚那刻,他突然觉得不能够也得能够了。


她也许会承受这世界上最大的恶意,却义无反顾也要跟他在一起。


所以他是不是也该做出回应,安抚她此时此刻等待着的焦灼的心。


楼层数转变为一,电梯门在叮的一声后打开,他迈出去,悄悄深吸了口气,


“我也爱你。”


谁也无法界定我爱你的最终期限到底会在哪天,我爱你这件事会不会是个一辈子的事。


而于当下,什么也不会妨碍,我此生最爱是你。



Fin







决定要好好回归到现实生活了

此号暂封 这几个月的同人也许会在哪天锁掉也说不定吧 就把美好留在这几个月啦

希望下次如果回归这里的话还可以跟大家一起玩嘻嘻

并不是退圈 一直躺坑里呢 要暂时顾及一下自己的生活啦 

谢谢可爱的大家近三个月的支持鼓励跟喜欢 我也喜欢你们呀嘻嘻


有机会再见啦



晚安












评论(16)

热度(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