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活泼

希望所有那些不带任何杂念的初衷,
在若干年后也依旧了然于心

【陆之昂颜末】林深时见鹿 01


*全架空/连载/大坑





上学的路上要经过一整片香樟树林,颜末觉得那会是一辈子里见过的最好看的路了。


九月初的浅川还泛着燥热,香樟树的叶子还没有完全变黄,颜末背着画板,一步一步踩着落在地下的那些香樟叶,窸窸窣窣的声响为这寂静的路途增添那么一丝的存在感。


已经是告别十五岁夏天的第九天了,而颜末背上沉甸甸的画板却似乎从记事开始便一直背到了现在。


今天陆之昂没有跟她一起去学校,她闷得发慌,嫌弃他那永远都会招摇过市的性子惹得他在学校里没几天就成了热门人物。


陆之昂跟颜末打小就在一个院儿里长大,六岁那年两家人又一块搬了家。陆家跟颜家做了将近二十年邻居,今儿你来我家明儿个我去你家,活生生就过的是一家人的生活。


颜末是以艺术生第一名上的一中,陆之昂虽然从小也跟她一起和老先生学着,但就是皮了点儿老静不下来,每次被老爷子拿着画卷敲头,惹得颜末在一旁看戏看的痛快。但好在陆之昂学校里的正课倒是随便学一学那成绩也是能给脸上贴贴金了,若无其事地参加了考试,若无其事地查了成绩,再若无其事地一如既往每天跟颜末一起去上学。


也许是习惯使然吧,这些年似乎他们是没有什么事是不在一起做的。


从小到大总有人可以把他们俩人编出一千套言情故事出来,可颜末偏偏就不信青梅竹马这门路子。


其实他们俩呢该吃吃该喝喝,该在一块在一块,不在一块也就各自跑去玩去了。


颜末觉得她跟陆之昂的感情怎么是可以随便用这种懵懂无知年纪里的爱情来形容呢,那群人真是太肤浅了。


她慢吞吞地走着,偶尔抬手挡挡刺到眼睛的阳光。也许陆之昂对她而言,除了是从小到大最熟悉的人之外,除了是那个每天都要捉弄她的讨厌鬼之外,就像是自己的太阳吧。也许是因为每次都是他把她从阴暗里拽出来的。


两三岁的时候,颜末发现一连好几天都见不着妈妈的身影,那时又怎么会知道那种失去妈妈的感觉其实经历过那么长的时间冲刷后,也可以变得如此坦然呢。


那时候爸爸说妈妈也许再也不会回来的时候,她一声不吭地悄悄躲在院子里的角落里,老来家里蹭骨头吃的那只沙皮狗趴在一旁守着她。陆之昂抱来一大堆糖果零食,也没能换来颜末轻轻扫过的一眼。陆之昂没辙了,把零食放在一边,把手伸到她面前,


“如果你不出来,我也守着你。”


“我一定不会走的。”


彼时那个两三岁的小屁孩也能说出这么温暖的话,长大后颜末经常跟陆之昂提这事,说他现在这张嘴,狗嘴吐不出象牙,怪不得连早恋都无法经历。


那个时候陆之昂在一旁哼哼道,搞得你就能早恋了一样,你要是早恋了,我马上回去就告诉你爸。


她用手肘轻轻撞他一下,下一秒却又会拖着他到街角的小店买糖炒栗子。


还滚烫着的栗子被老板娘小心用纸袋子装好,陆之昂接过拿起最顶上那个,顺着外壳上裂开的缝熟练地就剥出一个塞颜末嘴里,她一边断断续续地出声喊着烫,却还是不会忘记让陆之昂别停了手赶紧再剥几个。


大大咧咧,熟人前是个人精,陌生人前大家闺秀的架子便端的像模像样。


她长大之后的这种性格能这样跟陆之昂当然也脱不了关系,那段在过去十五年中颜末最阴暗的日子里,陆之昂就把阳光一点点渗进来,黑暗过后总会迎接来光明的,一定是这样的。时间易逝,白云苍狗,值得庆幸的是他俩之间的关系一直没有受到影响,俩人打打闹闹,闹着闹着就都已经过了十几年了。


收回思绪,颜末觉得大概是因为陆之昂不在才会闲着想七想八,她觉得这件事不能告诉他,省得到时候又免不得他的一番“人不能老怀念过去,要往前看”之类主题的长篇大论。


他们俩的教室在教学楼的两角,教学楼四周围起中间的巨大天井,颜末每天懒得绕路,都是陆之昂顺着她给她拎着因为睡过头只好带到学校的早点,再在她额头上敲几个板栗,才绕个大半圈到自己教室。


他觉得每天都要被自己班主任教育成绩好也不可以没有规矩天天迟到之类的种种意思差不多的训话真的是很令人委屈了,总不能说隔壁邻居是我祖宗不供着来学校这一天都没法好好过了成吗。


等到颜末到班上的时候,坐自己后面的那个自来熟女孩带着一脸暧昧的眼神盯她盯的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顺着那八卦的目光,瞥向自己抽屉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塞进去的粉红色信封。


唉,这年代还流行写情书的吗,颜末内心暗暗翻了个大白眼。


朝着那双好奇心太重的眼睛眨巴眨巴眼睛,颜末卸下画板和书包,把那封看起来就特精致的信封随手扔进后面的储物柜,这种事情以前当然经历过,有的时候还要帮陆之昂清理,真的是很烦人了。


后桌穷追不舍,似乎对信里的内容不深究到底就不肯罢休的样子,颜末朝她挥挥信,大方地想要递给她让她随便看。


班上没啥人,后桌抄起信封拆了站在走廊的窗户边就开始对着空气进行那段深情的告白。


“我真的喜欢你,从第一眼见到就喜欢上你了,你可以答应跟我交往吗?”


颜末这次是真的掉了一地鸡皮疙瘩了,人还不受控地打了个冷颤,觉得这位兄弟真的是晚上不好好读书黄金档偶像剧看的太多,这情书让那些情窦初开的小屁孩写都能写的比这更有意思,她觉得没劲,刚翻了个白眼,听到门外有人那里说到,


“这兄弟哪天要是用这句话就能交到女朋友我直播吃二十斤西瓜好了。”


颜末回头,看到陆之昂手里提着袋馒头豆浆,今天埋怨他一早就丢下自己跑来学校的小小心思一下子就随风逝去了。


那就下不为例原谅他一次吧,她想着。而又假装拉着脸晃到他面前,不给他好脸色看。陆之昂看她这别扭的样子实在是太想笑了,等她勾走手里的早点之后,脑海里闪过几个字。


口嫌体正直。


啧,形容她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TBC







天天想着我还是写吧 

人不能太闲 决定用读书麻痹自己

其实我真的不信青梅竹马






评论(47)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