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活泼

希望所有那些不带任何杂念的初衷,
在若干年后也依旧了然于心

【江辰陈小希】风雪夜归人





*甜不过小说,甜不过正剧,甜不过他俩






江辰今晚原本是轮休的,正当他仰着难得的一脸悠闲跟陈小希面对面坐在餐桌前,喝着才刚刚出炉的鸡汤时,堪比午夜凶铃的医院电话扰了这深冬中温馨的寂静。


江辰起初也就嗯了那么一两声,而后电话也没挂,一边讲着陈小希一点也听不懂的医学术语,又一边放下汤匙起身往门口走去。


他拿起门旁衣架上挂着的大衣,抓着门把穿鞋,陈小希冲到客厅抓了一小把巧克力塞到江辰的大衣口袋里,赶在他出门的那一瞬喊着记得手术前把巧克力吃了。


也真是再平常不过的日子了,刚刚江辰开门的时候外头的冷风趁势卷了进来,陈小希扯了一下毛衣领子,打了个冷颤,坐回餐桌继续喝江医生熬的鸡汤。


鸡汤是跟猪肚胡椒一块炖的,猪肚的嚼劲伴着乳白色汤里的咸香,还有胡椒子带着的辛辣,大概在没有暖气的冬天能喝上这样一碗汤就是一件不能再满足的事了吧。


吃饱喝足后陈小希收拾了一下餐桌,然后一边洗碗一边觉得结了婚之后自己真是越来越贤惠了,要是工作再闲点她觉得自己的勤劳大概就真的跟家庭主妇媲美了,于是觉得可以用贤惠的家庭主妇几个字来形容自己的陈小希,觉得自己有一种上了年纪的凄凉感。


缓缓十余年,可就这样往心里塞了一个大男孩过来了。虽然说中间有那么一段时间的小插曲,但她现在觉得那段时间没发展一段新的感情真的太亏了。一辈子只喜欢江辰也真是没什么意思,现在电视剧都要男一配个女一女二女三全有过关系才算回事,凭什么她就这样错过了良机。


她念叨着,一屁股窝到沙发上的毯子里,抄起一旁的毛线团,思索着把最后一段围巾给织完了。


手里没闲又开了电视,这个点刚好是各个频道所谓的黄金档。她盯着电视,手上熟练地搅和着缠在一起的线团,也再也没像十多年前那个笨手笨脚的傻丫头一样,尝试了无数次拆了无数次线也没能给自己喜欢着的人织条完整的围巾。


今年冬天冷的厉害,陈小希听说是来了个大寒潮,总之这几天树都快给秃光了。江辰每天都要听她念叨个几次,说杭州这几年老不下雪你说今年冷的要死会不会下雪啊。江辰告诉她说你问我还不如去问问老天爷,他每天听她成天到晚十句话不离下雪,耳朵都快磨出茧子来,但陈小希却对这样的对话乐此不疲。


唉,其实内心还是个十五岁的小女孩吧。


想着想着电视剧里的男女主人公也终于修成正果,天上飘起雪来,两人拥抱拥吻全剧终,啧啧真是狗血的套路。


江辰在这几年间夸过陈小希的其中一条,是看电视剧的脑子清楚点了,不会像以前大学的时候傻了吧唧看男主长得人模人样就花痴个好几天。


陈小希捏着针杆给最后一段打上了结,刚才还是一团的毛线如今也只剩下残段。她把围巾抖了抖,举起来特别美滋滋地欣赏了一下自己的作品,顺便脑补了一下江医生围上的样子。


思绪间,墙上的挂钟扫过十点的界限,陈小希打了个哈欠,拢了拢披在身上的毯子,觉得实在太暖和了还是就这样等江辰回家好了。


她又伸了个懒腰,扭了扭身子,不料偏眼却看到不知什么时候就开始下起的雪。陈小希顿时就没了困意,兴奋劲直往脑门冲,她跑到阳台看,忽而间想起高三那年下的那场雪。


那时的她几乎是在得知围巾是江辰自己的那刻就原谅了他之前惹她不开心的种种烦心事的恶劣行为,那年她才意识到小说里写的那种懵懂情愫间的温暖或许是真的存在的,可她当时怎么就想不到江辰也喜欢着她呢。


她笑着去接飘进来的雪花,雪花刚一落在掌心便化作水。陈小希仰头望像今晚有些偏蓝色的天空,白色的雪花纷纷落下,在街灯下闪着耀眼的光。


她回屋搓了搓有些冻僵的手,穿着毛拖啪嗒啪嗒跑到厨房把剩下的鸡汤都给重新热好倒到保温桶里,给江辰打了个明知他不会接的电话,装好了围巾,抓起鞋柜上的地铁卡兴冲冲地准备往医院赶。


大概真的是这场雪让她有些心血来潮吧,换做平时她是懒得动的,更何况在着零下温度的天气里冒寒出门。


地铁上看起来都是些才加班完要赶回家的上班族,他们低头看着手机,一声不吭,陈小希觉得这寂静里带着他们疲倦的呼吸声,心里想到自己家医生却还在手术室里给人家开刀,莫名就那么心疼起来。


她紧了紧抱在怀里的围巾,盯着地铁条屏上的到站通知,逆着人流往出口走去。


此时外面的风雪好像正下得欢着呢,丝毫没有要停的样子。陈小希到医院的时候身上挂着零星的小雪球,她抖了抖,轻门熟路地往江辰办公室走去。


不出意料办公室里只有暖气的温度,江辰的外套放在他靠背椅的背垫上,陈小希伸手掏了他的口袋,知道他吃了巧克力特欣慰地点了点头。


她把保温桶跟围巾放在堆满病历和论文的桌子的那一块空边上,然后把自己整个人窝在江辰的办公椅上,她觉得这椅子实在太软了,想不明白江辰大概是有个铁腰才能坐一天也没落个腰疼。她手往后扯了扯江辰的厚外套,又特意去闻了闻味道,带着淡淡的消毒水味还有那令人安心的味道。


陈小希无聊地发慌,把他办公桌每个抽屉都给开了一遍,发现里面除了满满的病历就是医学资料,连张白纸都找不到。她还想翻翻有没有情书什么的再跟江辰吃个飞醋看他吃瘪,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于是她转着椅子在办公室里晃悠,晃着晃着觉着楼下如果有人听到这轮子频繁滚动的声音怕是要有什么误解,她就乖乖又把自己挪回了原位,撕了张江辰桌上日历上带着的小张标签纸,准备随便画个画消遣个时间。


江辰手术结束的时候,已经进入了新的一天。他回到办公室看到窝在办公椅上安心睡着的陈小希,刚刚手术时紧绷着的神经,在看到她的那刻,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压力太大工作太忙的时候想想她,也就会再咬咬牙坚持坚持挺过来了。


所以说分开的那三年他过着着实有些痛苦,麻痹着思想,麻木着生活,也不是说不能过日子,就是一个人实在是太难熬了。


他轻声走过去帮她理了理头发,就见她一有动静就迷迷糊糊醒了。她抓住江辰放在她额前的手,抬了抬下巴告诉他给他带了晚上没喝完的鸡汤,她陈小希今晚是基层送温暖来了。


江辰失笑瞟了她一眼,说她带着他做的汤来给他送温暖也真是够不要脸的。她却依旧对着他傻笑说对啊对啊反正那么早就把脸皮送你了,不然你还我。


江辰抽出手扭开保温桶,散着热的水汽让他的视野变得朦朦胧胧,鸡汤的鲜香没一会就飘荡在这小小的办公室里。他左看右看也就知道陈小希肯定没把汤匙带来,于是他只好跑到医院门口通宵营业的小店向老板娘要了只塑料勺。


江辰一边喝着汤,一边听着陈小希巴拉巴拉地跟他拉些乱七八糟的事,再顺便在陈小希咽着口水眼神发亮地盯着他手里的汤勺时给她喂一口猪肚吃。他觉得这感觉有点不对劲,总觉得在喂一只竭力讨好主人的狗。


汤也见底,外面雪虽然小了点但依旧没歇,陈小希死乞白赖求着江辰不要开车走路回家顺便看雪景,还要强调这大雪天的万一车打滑了怎么办。江辰说就为了看路边几棵秃死的书你让我淋一身雪回家,陈小希你也真是够会折腾的,搞的走路你就不会摔跤了一样。


最后江辰却也还是应了她,牵着她往家方向走去。


凌晨近一点的雪夜,也许只有他们俩还在归途中慢悠悠磨蹭着。陈小希走在路上,扯出袋子里装着的围巾,嚷着要给江辰围上。


江辰嘴上不说,心里还是很诚实地觉得自己媳妇的行为还是很感动自己的。


陈小希挽着他的手臂,一只手被江辰攥在口袋里暖和着。她兴奋着,像个孩子一样,顶着攒了好多雪花的脑袋,乐此不疲。


走到半路江辰盯着陈小希空露露的脖子微微皱起了眉,他突然,伴着陈小希疑问的目光,摘了围巾又一圈圈在她脖子上裹好了。


彼时的她与十年前那个穿着黄色面包服,梳着乖巧学生头的女孩影像重合,还记得当年女孩身边的男孩捉弄着把围巾盖住女孩的脸,推着自行车自顾自得意地往前走去。


“围上啊,不然到时候又要骂我。”


江辰捏了把陈小希的脸,看着她对他傻笑,压不住自己嘴角扬起的弧度,揽过她的肩膀继续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风雪夜归人,江辰在那么一刻觉得这雪最好还是不要停了,回家的路也还可以再长一些,这样就可以和她一起走到白头了。






唉,别人的青春,自己还是想想就好了






评论(23)

热度(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