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活泼

希望所有那些不带任何杂念的初衷,
在若干年后也依旧了然于心

【陆之昂颜末】一个片段



*送给今年已经度过的最冷的日子,开始升温了,要温暖起来了呀。

*我这个写法还真是南北混吃





今年的冬至挺特别的。


颜末最近购置了人生中第一个房产证上可以名正言顺写上自己名字的房子。其实也就是个二手房,早些时候过了户,前几天才花了不少功夫给翻新了,甚至都还没给装上暖气,颜末就兴致特别高地闹了陆之昂一定要来她这开灶过冬至。


房子在老城区,交通倒也还算方便,出了门也有个蛮大的超市,晚上也不闹腾,颜末偶尔还可以听到楼下棋牌室大爷大妈们搓麻将的声儿。


陆之昂来的时候提着两袋东西,袋子上显眼的超市logo颜末闭着眼睛都能给画出来。


陆之昂把东西一样样拿出来,不外乎是些日用品,还有颜末平时想吃的半死却又要纠结身材忍住不买的零食。接着他又掏出一大堆晚上准备用的食材,颜末等到袋子见底也没见着今天最想吃到的饺子。


她皱着眉说他太不懂节日氛围连个饺子也不带回来。陆之昂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解释说别家都要给超市清仓清空了,剩下几盒你最讨厌的荠菜饺子,我要是顺回来你还不得原封不动扔进楼下垃圾桶里。


颜末嘟起嘴抱怨了几句,然后又推着陆之昂赶紧进厨房做晚饭。


陆之昂今晚打算做咖喱鸡跟糖醋小排,熬不了鸽子汤给打个西红柿鸡蛋汤他觉得也还能凑合有点样子,再给捞个面,这晚上也算是吃好喝好了。


厨房没被改造得很大,排气扇被颜末换了位置但好像出了点差错老是开不起来,抽油烟机也在这么冷的天气抗议罢工了。


颜末窝在水池旁帮着洗菜,其实陆之昂之前有吵她出去嫌她碍手碍脚,但颜末老觉得客厅冷的待不下去还是厨房有人跟着一起呼出二氧化碳来着更暖和点。


陆之昂没办法,拿起搁置在角落的砧板跟菜刀,把土豆胡萝卜都给滚刀切放到一边的盘子上,接着又准备对一旁的洋葱动手。


颜末在一旁洗着待会要用的西红柿,偶尔侧头瞟一眼陆之昂的侧脸,再放下视野看他熟练的刀工。


她隐约想起高三那会儿,总觉得成天为了艺考而画画是件糟蹋时间跟画作的事。那段时间颜末难得那么迷茫无措,难得低气压了好久。冬至那天她还是守在那小小的美术教室画着素描练习,墙上的挂针一步步走过,颜末不是没有发现不该涂得太重的阴影早就被她涂得不成样子,放下手中的铅笔对着那块被涂满笔铅的画纸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愧疚感。陆之昂赶到的时候,看到颜末在画板前耷拉着她小小的脑袋,他凑过去看,瞟到那块被涂到看不见白色画布的角落,摸摸她的头发,开口说,


“从明天开始太阳直射点就要开始北移,黑夜就会越来越短,光明就会越来越长。”


“如果没有了光,就换我来保护你。”


那段阴沉的日子,是陆之昂一点点把她带进阳光,每天感受着温暖,感受着陆之昂带给她的温暖。


颜末觉得有点伤感了,手上的西红柿握在手里冲了好久,陆之昂转头看她发愣,教育她洗个菜也会发愣浪费水的行为非常不正确。


今天的思想品德科陆老师上完课后就又立马投入自己的工作,颜末好甜口,他就把洋葱切成细丁为了炒出甜味儿来,他切洋葱的时候为了不迷眼睛速度快的很刻意。陆之昂想到刚刚看到她盯着自己发呆的样子,心里的那个声音已经快过他的大脑脱口而出了。


“要不然我们还是将就着凑合过日子吧,都俩快奔三的人了,都不正经想着谈恋爱结婚这类事,耽误自己耽误对方,你说是不是挺亏的?”


颜末觉得现在离自己明明还有段距离的洋葱是不是迷了自己眼睛,她也知道自己眼眶开始发热发红,也有不明所以的液体在里面满满涌着,她忍着,抬了看晃眼的灯,不回答陆之昂的问题。


陆之昂也好像不怎么准备要得到她的回答一样,下一步接受动作就开始把蔬菜块倒到锅里翻炒着。香味慢慢溢出,他开始倒水煮开又放了咖喱块跟之前焯好水的超市速冻鸡肉,盖上锅盖准备慢慢等鸡肉收汁入味。


水蒸气灌注着小小的空间,紧闭的窗子上开始起了雾气。颜末还是不说话,洗好了剩下的东西,关了水,听着锅里水滚过的咕噜咕噜声。


她退到陆之昂背后靠着墙,看陆之昂做她觉得一辈子也不会吃腻的糖醋小排。去了血水的排骨下油锅后溅起蹦越着的油滴,全是陆之昂当了个人肉盾牌给颜末挡了去。香味出来的时候,陆之昂举手拿过顶上橱柜放着的番茄沙司,倒进锅里,酸甜的味道与旁边咖喱的味道分子相撞着,有一种令人违和却又觉得不排斥的味道。


颜末看他轻门熟路的样子,也就没搬进来几天的房子,陆之昂却知道番茄沙司没放在调味台架上而是放在顶上的柜子里。消毒柜里的第四个盘子是颜末最喜欢的,陆之昂也很顺手地拿出来准备装菜。


到底是什么原因,相识二十多年的情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开始了变化。


“所以呢?”她终于舍得开口,看着白气围绕在陆之昂左右,那些白气像是他们一直没去捅破的那层纱。


“所以,”


“人生还有这么长,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走下去。”


陆之昂回她的时候没有转身,动作也没有停下,他抄起锅把做好的糖醋排骨装盘摆好,还顺便把锅铲边缘沾着的酱汁给吃了个干净。


正当他准备叫颜末把糖醋排骨端到一边去候着,却感到背后传来好久好久都没有感受过到的温度。


颜末从后面抱着他,也不在乎他身前的围裙上粘上了溅出来的油滴,环在他腰间的手愈发收紧,眨了几下眼睛,眼泪伴着流下来,她闷闷抱怨道,


“你怎么到现在才说,我的青春都快过期了你知不知道!”


陆之昂仰头笑笑,右手覆过颜末的手背,叫她乖乖等他把面跟汤做完就开饭。


最简单的西红柿鸡蛋汤上桌的时候面儿上飘着翠绿的葱花,陆之昂把捞好的面分好放到颜末面前,夹了第一块糖醋排骨给她,准备跟她共享俩人改变关系后的第一顿晚饭。


从此以后就可以一起度过这些寒冷的日子,就算是窝在体感温度也就只有个位数的房间里,也会觉得很温暖的吧。


毕竟,两个人在一起,就可以互相取暖了呀。


啊另外,平时嘴挑的不行的颜末大小姐觉得超市的速冻鸡肉也不是那么难吃了呢。






评论(21)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