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活泼

希望所有那些不带任何杂念的初衷,
在若干年后也依旧了然于心

【白纸】回家


*Warning

 

错就错在我萌上了真人

请两位的纯粉不要生气

私设如山海 山海不可平

瞎编瞎写瞎闹 请勿上升真人

和平共处 相约挖坑



 

小小私心把这篇突然的脑洞送给即将迎来年假的 @糖醋年糕 

没啥矫情的话要说,希望新的一年年糕要开心过好每一天XDDDD





 

年关已至,郑合惠子在踏上故土的时候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终于离开了北京那个从供暖开始就有按耐不住的雾霾出现的地方了,福建的空气着实令人心情舒畅。郑合惠子满足地抬着头笑了笑,下意识用手挡了挡阳光,拖着自己的行李箱啪嗒啪嗒地出了机场去找出租准备踏上最后一段归途。

 

是啊,这么长时间,终于回家了。福州的风没有像垦丁海风那样的带着咸腥味,温度也不似那儿都带着表露的暖意。可家乡总是最好的最温暖的地方,熟悉的方言环绕在耳畔,经过的小吃街是在记忆里的那种热闹,小孩子拿着棉花糖在人群中到处窜闹着,等到了承载着最美好的十几岁的那个地方,心中也许那种毕业没几年的对于母校的无限留恋也在时间的长河中慢慢淡然了。

 

郑合惠子回到家的时候发现自己对转动钥匙的力度竟然也感到一丝陌生,却未发觉到不知是因为激动还有其他情感操控着的手有些轻微地颤抖。

 

开门迎接她的是红糖年糕的浓郁甜味,屋子里还带着沸水滚泡的咕噜咕噜声,厨房里不时传出锅碗瓢盆相互碰撞以及跟父母因柴米油盐而拌嘴混合着的声儿,郑合惠子擒了一眼眶泪,冲里屋喊了一声,“爸妈,我回来啦。”

 

她当然是很成功地没有让眼泪流下来,她一边应和着父母的嘘寒问暖,一边抱着母亲的手臂撒着娇问她给自己做了什么好吃的。

 

眼前菜都是熟悉的模样,味道也还是记忆里妈妈做的味道。妈妈给盛的第一碗是还飘着嫩绿葱花的鱼丸汤,这让郑合惠子突然想起高中时候晚修下课妈妈在家里现煮的鱼丸汤,鱼丸是弹滑的,肉馅里的油往往会在破口之后溢出,许是因为小时候毛躁也经常被油烫的舌尖发红。

 

餐桌上话不停歇,父亲着重关注事业发展,母亲更关心她的吃穿住行,偶有对她情感方面的小试探,她就耍赖跳过话题。连着饱饭下肚,她便想着晚上一定要早睡明儿就能起个大早到巷子里小时候最常去的店吃拌面扁肉,她想着花生酱的味道竟突然觉得有一种想要把这当作夜宵的打算,然而懒惰还是可以日常战胜心血来潮的。上学的时候抢着时间睡觉,顾不上起早去点店里第一份拌面扁肉,拌面因为沥掉了水特别容易干,所以反而是年纪更小的时候才常常有时间享受这平价平凡的美味。她倒是一直不怎么钟意肉燕的,煮扁拌扁却总爱变着轮流吃,有的时候甚至可以同一顿一起吃来着。

 

郑合惠子美美地幻想了一下这几天的美好生活,想着人再多也一定要和父母去三坊七巷逛逛,感受一下许久不见的烟火气,再找家老店吃份芋泥,晚上回家闹着母亲做份汤圆,一整天都是甜甜的感觉,只是想想就觉得已经非常幸福了。

 

她痴痴地想着,放在一旁的手机传来两下震动。

 

“郑合惠子同学对于今天这个日子难道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郑合惠子瞟了一眼日历,挂在墙上的大版万年历上,一个大大的14红的让她有点“触目惊心”。她确实这几天疯疯癫癫玩了一圈之后又心心念念回了家,早就把时间观念落在十万八千里之外了。郑合惠子看到这句话很想笑,笑发这消息的人别不是个傻子,再想了想他发这消息时可能有的神情,自己却也笑得像个小傻子。

 

“白老师我看您是在资本主义那熏陶了两天怕是想让我拜年拜的太早了?”

 

她撇开情人节这种敏感词,明明他自己出门在外还非要跟自己讨个情人节自己没点表示的说法,跟您说拜拜,没门。

 

屏幕那端的白敬亭气急,他忙着晚上转场间隙给她发微信来着,这小妮子居然还用话来堵自己,他觉得他很有必要——整肃家风了。

 

“我辛辛苦苦在外挣钱养家,您回家过年吃喝玩乐倒是清闲。你知道你男朋友今天因为经纪人自己带走了钱包而错过菠萝包跟奶茶所以只能吃冷掉的盒饭的悲惨故事吗。”

 

平时一向看不惯苦情片套路的白敬亭今天行动比脑子更快地打了一手苦情牌,巴不得对面小丫头好言好语心疼自己几秒钟也行,不料收到她报菜单一样的回复,还附赠照片跟小区定位的那种,好像跟他打广告一样快来我们家吃饭的感觉。

 

之后又闲聊没几句,白敬亭就得进入年前最后一板录制了。澳门似乎没有什么特别有感觉的年味儿,他抿了嘴眨巴了几下眼睛,把手机递给经纪人的时候还不忘瞪他一下表示出自己今晚被惹毛的状态。

 

郑合惠子说是不心疼也是假的,本来录节目就是件累人的事儿,更何况是户外真人秀。且不说这节目到底值不值得去接,光从无论是节目本身还是网媒要炒噱头的状况来说,她打死都不希望他去参加什么综艺。

 

屏幕那头真的已经跟自己说拜拜了,郑合惠子瘫在沙发上跟父母嗑了会瓜子,跟着笑了笑电视上重播的前几年都已经烂到发霉的小品相声,宣布了自己明天一定要早起的伟大目标,屁颠屁颠跑去洗澡准备窝进带着阳光味道的被子睡个饱觉。

 

可睡前也还是没有收到白敬亭的下一条回复,她想了想当时土耳其那晚的打板时间,虽然是动了等下去的念头,但在美食与男朋友之间还是很无情的毅然决然选择了美食。白敬亭打了个喷嚏,突然觉得今夜澳门的风似乎带着不正常的冷意。

 

录制结束后回到酒店白敬亭才发现有一条郑合惠子的未读。

 

“白敬亭都怪你,我今天晚上要是睡不着明天错过了第一份扁肉拌面我回去就把你的鞋全部涂上颜料!”

 

白敬亭暗暗笑她傻,明说想他了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更何况,隔着近千公里的距离跟多日不见的挂念,他也很想她。

 

扯平了,白敬亭想着。







 

郑合惠子早上是被鞭炮声叫醒的,也没有什么睡不醒的起床气,想到该吃早饭了便就风风火火收拾好自己出了门。母亲在厨房喊她别迷了路,她应声说不会,闭着眼睛都能闻着味道走过去。

 

小店外蒸笼冒起的蒸汽萦绕在小小的门店前,煮扁肉的清汤已经炖开了,郑合惠子跟老板娘礼道了声新年好,轻车熟路用家乡话喊了声“拌面一碗扁肉一碗。”。烫面跟扁肉的时间里,老板娘跟她聊天,可能是因为自己演的戏中年人大多不会去关注,所以老板娘也没有觉得她是什么电视上出现过的眼熟的人物。

 

家长里短总是要被端上桌面说上几句,老板娘起面的时候问她长得这么好看有没有男孩子追,郑合惠子笑着说她有男朋友了。花生酱的味道随着老板娘拌面的熟练技巧一点点溢出香味,汤扁面儿上被撒上刚切好的葱花跟炸香的油葱。两份齐活上桌的时候老板娘同她讲,那你下次带他一起来我这里吃,郑合惠子笑着应她说一定。

 

像这种开了几十年的老店都是在大年三十下午才关门休息的。郑合惠子走在路上,街边的店铺大多数都关了门,巷子里有小孩子放着街边小摊卖的那种小盒的甩炮,噼里啪啦的声音敲打着郑合惠子的耳膜,这年,还是要热闹着过才高兴。

 

白天的时间郑合惠子都窝在家里,要不然给熟人发个新年好,要不然在几个群聊里抢着红包。给白敬亭也发了,但他没回,她觉得他应该是在赶回北京的路上,便也不是很在意,发了条信息叫他到了家要给自己报个平安。

 

晚上父母照旧开了年货摆满了茶几看春晚,窗外是隆隆的鞭炮声。郑合惠子对今年少了董卿跟朱军主持的春晚没什么兴趣,一边盯着手机刷着微博上惯例的春晚吐槽一边自个包着松子吃。

 

接到白敬亭电话的时候还不到九点,父母都沉迷在电视中没有关注她。她拖着自己的毛拖鞋回了房间划了接听键,听到他那头也是吵闹的烟花爆竹声,问他,

 

“你到家啦?”

 

可事情大概是总爱偏离与我们正常的脑回路走,郑合惠子听到白敬亭的回答时真的是叫脑子短路空白了好几秒。

 

电话那头,白敬亭说,“我在你小区门口。”

 

到家那天晚上给他发定位纯粹是无聊兴起,她想着他就算再有能耐也不会找到这里来。可是这时候他却告诉她,他离她也就是下个楼拐个弯的距离的时候,内心还很膨胀,很惊喜,很兴奋,很感动。

 

她抓起随手丢在床上的外套跟家门钥匙,跟父母撒着以前同学顺路经过家楼下来看自己的谎,不顾身后父母要早点回家的叮嘱,匆匆忙忙下了楼。

 

大门口似乎有点被热闹衬的冷清,白敬亭头顶的白炽灯照着他的轮廓,他穿着一身黑,像是融在黑夜里一般。保安室里传出小品演出的嬉笑声,郑合惠子是跑着过去的,看到那个在灯下徘徊踱步的身影时就只剩下一脑子的感动了。

 

她冲过去抱住他,顺入鼻腔的是街边的烟火味跟白敬亭身上干净味道分子碰撞在一起的奇妙味道。这个怀抱太温暖了,郑合惠子想着。一瞬间她忘记质问他大过年的不回家一个人在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到处乱跑的想法,听见他努力遮掩着疲倦说,

 

“丫头,新年快乐。”

 

郑合惠子在他怀里直接咧开嘴笑了,抬头跟他也说新年快乐,然后垫脚扯开他的黑色口罩吻了他一下。

 

天上的烟火肆意燃烧着,点亮天空的同时,点亮了整条街。

 

白敬亭是今晚深夜回京的最后一班航班,郑合惠子不问他为什么来这的理由,他能来,她都已经不能用心满意足这样的词来形容此刻自己的感受了。

 

街边经纪人在租好的车内闪了几下车灯,郑合惠子在他怀里又深深地贪恋了几下他的存在,收回身子跟他说赶紧回家陪父母过年。

 

“我妈前几天跟我讲叫我今年带女朋友回家过年来着。”

 

白敬亭逗她,成功看她一脸不知所措的表情的时候也还是忍住笑告诉她,傻子跟你开玩笑的。

 

郑合惠子捶了他肩膀一下,撒了扯住他毛衣的手,准备等他上了车离开了再回家。

 

白敬亭一步三回头走到车门前,又停住直着身板盯着她的眼睛,

 

“丫头。”

 

“我在北京等你回家。”

 

得到回应后白敬亭笑了笑钻进车内,郑合惠子在窗外跟他挥手,等他消失在路的尽头时才转身朝家方向走去。

 

白敬亭会被开心充斥着大脑不为什么,就因为刚刚那个面前的姑娘发着抖躲在羽绒服里,笑靥盈盈地给他回了个单音口型。

 

她说好。

 

就这样单单一个字,足以抵过这几天赶场录制的疲惫,抵过这个即将过去的冬天的凉薄,抵过这一整年的所有不快。

 

江湖四海,有你的地方就是家。



 

Fin


 

提前祝各位新年快乐!

另外写完的我就开始想吃扁肉拌面鱼丸汤了:) 





评论(134)

热度(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