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活泼

希望所有那些不带任何杂念的初衷,
在若干年后也依旧了然于心

【陆之昂颜末】等你下课


*校园纯情故事(大概)


*灵感来自于中午图书馆的时候手机里偶然播到的周董新歌 其实跟歌本身内容并没很大关系














去日本之前,陆之昂本来就是打算抱着十足十的学习心去的。


撇开与颜末的不期而遇跟到达当晚的深夜失眠不谈,第二天他还是在把颜末的内衣“像模像样”好心好意地物归原主后,在学校撑着昏沉的脑袋,很有决心地把第一学期里每个星期的课都选了个充实。


颜末不一样,她大概是秉持着每天都要轻轻松松过大学日子,买包买包再买包的心态,给自己的一周留了少说都有两天的空闲日子。


陆之昂学的是金融,颜末是在颜大壮的软磨硬泡苦口婆心下才选的企管。其实颜末不是不懂颜大壮的意思,就算颜大壮内心再不忍让她涉及商业圈的是非黑白,但他总有一天要退休,也当然还是希望将来立通能在颜末手里好好做下去。


后来两个人不知不觉莫名其妙地带着男女朋友头衔朝夕相处,早上她带着早报敲他家门,邀功似地瞪着眼睛盯着他问他早饭好了没有。这个时候陆之昂往往忍住逗她的意思,侧了身子就直接让她进了屋。


陆之昂是在一个难得没有晚课的放学后,在教学楼楼下看到颜末的。她大概背着她前几天拉着陆之昂才去商场抢下的某品牌限量款皮包,想不起来这个是叫小黑还是小白,头发没扎成马尾,随意地散在她肩头,鞋尖不时地点着地踩着毫无规律可寻的节拍。陆之昂朝她走进的时候远远都能闻到从她发丝间传来的洗发水味儿,心里暗暗嫌弃她一出门就装女神样儿的行为,故意在她耳边吹了口气吓得她抖着身子往一旁栽去。


眼下他却又只好行为比脑子更快更诚实地把她接住往自己这边揽,因为惯性颜末恰巧碰上陆之昂一边的锁骨,颜末发间的味道分子却更加肆意向陆之昂鼻腔内前行着。


这味道实在配不上沁人心脾这样的词,鬼迷心窍倒还比较合适,陆之昂想着,也没有顾虑自己到底为什么有这种想法,在颜末眼疾手快为了顾及好不容易赶上趟的女神形象顺势挽上他胳膊的时候,不正道的思绪却早已被抛到了上一秒的过去。


“我记得你今天没课啊你怎么来了?”


“我…我想去吃海鲜嘻嘻。”


身侧女孩不时向自己眨着的眼睛让陆之昂更加走了神,他无奈扯了扯嘴角笑笑,也不是很想去戳破她这个月又把信用卡刷爆的事实,在她满眼得到满足的笑意中顾虑着她穿着高跟鞋的步调往朝家相反的方向走着。


之后陆之昂不管怎样每天都会在学校里碰见颜末,有的时候她就直接在教室门口等,后来好几次都逃不过其他人八卦暧昧的眼神,老是被调侃“之昂君真是幸福呢每天都有女朋友等着下课”之类的话。所以颜末就再也不在教室门口等陆之昂了,就算是那种想让全世界都知道陆之昂是她男朋友的性格,可她却还是小心翼翼地不想让他在同学之中因为这种事情而难堪。


于是她就改在楼下等。陆之昂往往一下楼就能在人群中找到那个小小的身影,她有的时候还会抱着一大堆课本资料,在看到陆之昂的那刻却总是把沉在眼底里的那份疲倦无聊藏在以为他发现不了的深处,咧开嘴冲他笑着。这时候陆之昂一般会帮她分担手上大部分的重量,再刻意假装不经意地问她今晚想吃什么的问题。


陆之昂的课前半个大学生涯都安排得挺满,也从来没有仔细看过颜末的课表。他想不清楚颜末是怎么做到能每天准确无误地在他下课前就能赶到他教学楼楼下干等着,也想不明白到底她对他是怎样的感情才能让她每天都这样一等就是一个学期一个学期地过。


大阪入冬后的某天,陆之昂还在暖气灌注的教室里抄着上课的教授一通不带换气就念下来的笔记,也丝毫没有在意窗外发生了怎样的变化。斜后方的同学小声嘀咕着外面突然就下了大雪之类的话,陆之昂闻言皱眉,脑内的第一反应是万一颜末没带伞直接冒着雪来等他该怎么办。


后面半小时的课他实在是没什么心思听下去了,铃声敲响那刻他抓起包冲出教室就往楼下跑去。其实颜末在等陆之昂下课的那段时间后,陆之昂都会有意早点下楼,只是那天晚上,不知哪里来的一胸腔的堵塞感让他又加快了速度。


没有出乎意料地看到在大门口躲雪的姑娘,他隔着二十几步的距离都好像可以看到她颤抖着的身体,还有那就没停下过的跺着地的脚。陆之昂跑过去就把脖子上的围巾扯下来给颜末裹上,颜末惊喜之余都不给陆之昂半点说话的机会,扯着他的袖子指着外头飘着的雪,告诉他她刚刚亲眼目睹了整个下雪的过程。


他只剩下说不明白的心疼,橙黄色路灯下的雪闪着光,她眼里有点点繁星,他认真看了她的侧脸足足有一分钟,把她裹紧羽绒服里就去找了平时几乎不坐的出租,想要尽量争取她不会在只为了风度的情况下中招感冒的机会。


然而结果总是不尽人意的,颜末还是没有逃过零下温度时也只穿着不合时宜的衣服而患上的感冒。陆之昂的头天晚上叫她第二天不用来等他的再三叮嘱毫无作用,放学后他还是一眼就找到了那个身影,在她“感冒了就要多出来活动活动”的辩解中没了脾气。


他向来对她的这种执着没辙,一点儿招也没有。


到后来,颜末的课因为之前地吃喝玩乐有好几门学分不够都得抓紧时间补着。这次楼下等人的角色换成了陆之昂,他一般选择在她教学楼下东边的第三个长椅上坐着看上课给的case,有的时候会带着学校门口街角店铺卖的章鱼烧看着夕阳一点点被海平线吞噬着等她,冬夜里常常去学校食堂里的星巴克买杯多加两份糖的拿铁,后来她会吵着喝咖啡晚上睡不好,于是他会表面口头数落她嫌七嫌八,却还是每天都把咖啡换成了decaf。


期末周的时候颜末会被陆之昂拖着从学校自习室回家,她赖在他公寓的沙发里看着资料,经常性醒来之后就嗅到一股陆之昂身上才会有的味道。这时候她就裹着他的被子打几个滚,在他拿着锅铲在外头喊着起床的话语中兴致当头给他回应一声“来啦”。


颜末等陆之昂下课其实没有什么别的目的,只不过不怎么习惯也不怎么喜欢一个人自由自在的日子了。她宁愿在酷暑严寒中干等着,在他说她败家刷爆卡的数落声中耍着赖皮,在他温暖的怀抱里结伴而行。


陆之昂等她下课的第一天她就蹦蹦哒哒窜到他面前,恨不得跳到他身上就来个熊抱。她话语里带着想要说破他心思的戏谑,质问他脸上不明的潮红,他总是会用“是夕阳照的啦”的借口搪塞给她。


陆之昂自始至终没有告诉她,其实每一天,他也愿意等她下课一起回家。


讲不清原因的。


日日夜夜,风雨无阻。








Fin







评论(71)

热度(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