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活泼

希望所有那些不带任何杂念的初衷,
在若干年后也依旧了然于心

【陆之昂颜末】林深时见鹿 03


*全架空/连载/大坑    前文 01 02 


                                    

估计也没人看这个故事了吧 佛系更新 还有看的人在评论里跟我聊天呀







高中之后的生活,让颜末觉得大概就是在以两倍快进的速度在须臾飘渺间让时间有机可乘地溜走。


十一长假没发生什么可以令她难忘一生的事情,十月的秋风已经开始带上了萧瑟的味道,上了年纪的香樟树叶开始渐渐变黄,在风中沙沙作响。小长假后开学的日子她就已经在短袖校服外多加了一件薄外套,也因为如此怕冷的原因被陆之昂勒令禁止去买全冰的奶茶饮料,她想到这就突然觉得同样的话陆之昂来说确实比颜大壮来说要来的让她能更听话些。


艺术节的那个晚上陆之昂当然没有注意到她看向他时那带着不同于发小间友情之外的另一种来自十五岁的悸动,颜末倒也不希望陆之昂看见,她把这粒还不算太迟发芽的种子埋在心里最隐秘的地方。她想着与其将这件事向陆之昂坦白,造成极大可能的尴尬局面,不如她偷偷为这颗种子的发芽长叶开心也好,难过也罢,怎么样都总比难堪来的好些。


铁打不动的回家路途,一周七天不重样却每周都相同的早餐,无聊中也时常会夹杂着小惊喜的学校生活,日子过得真是平淡如流水。


颜末的人缘不会太差,当然这种人缘仅仅局限在所谓认识的人多。大概是人长得好看却又不矫揉造作的性格使然,却又因美术生平时跟大家不太相同的作息安排,交不到能够真正交心的朋友。


当然,除了在自己身边晃了十多年的陆之昂之外。


颜末班级一周的课程都与陆之昂班的课表找不到半点交集,这个周五下午第一节的体育课也是因为临时换课才碰巧与陆之昂的体育课撞到了一块。


尽管都快要踏入十月中旬,浅川下午近三点的太阳散发出的热量还是不带任何削减的迹象。颜末也把薄外套的袖口卷到了手肘之上,她抬手挡了挡晃了眼睛的阳光,盯着朱红色的塑胶跑道愣神。


她站在班级队伍的中间,带着白色棒球帽的体育老师扯着不算太好听的声音说着接下来的课程安排。颜末其实也并不是很在意体育考试之类的相关事情,也倒不是她体力太过剩干啥啥都好,反而是因为经常翘了课,回家再跟颜大壮撒个娇就能在自己的成绩册上弄虚作假。颜末本人对于这样的行为虽然带有稍稍的心虚,却也经常在陆之昂的嗤之以鼻中顶不了嘴。


然而颜末还是在旁边女孩子想要拉着她一起练习长跑的积极邀请中觉得,还是让自己的高中变得更真实一点吧。


她在那殷切期盼的眼神上,点了点头。


之后,她在被阳光洒满的操场上,破天荒地没有喊着累地迈着步子。


而显然,她并没有预料到今天的自己如此有雄心斗志,也没有意识到脚下穿着一双虽然样子好看但是价格真的不算太好看并不适合跑步的鞋。所以,在她与大地即将要发生亲密接触的整个过程中,也没有小说里那样有男主来英雄救美的情节,回应她的只有手肘与膝盖上隐隐传来的疼痛。


啊这下她脑子算是真的清醒了,勉强让自己撑起了身子,拍了拍手掌上因为撑着地上而沾上的细沙石子,眼眶其实在疼痛传来瞬间就红了,可在没有陆之昂在场的情况下,下意识就忍住了。


之前与她一同并肩的小姑娘倒比她更快惊呼一声,指着颜末手肘磨出的血,还有为了上体育课而换上的长裤膝盖处剌破的痕迹。颜末无心顾及,说着自己没事的答复。


周围的同学似乎都被她不算小的动静围观过来,关心话语间颜末第一次感到同学间氤氲着的温情。


然而感动间她也没有预料到陆之昂的突然出现。


她起初是不知道陆之昂跟她同节体育课的,她看到他站在人群后面,已经挺高的个子让她一眼就能看到。


明明这么多人在呢,明明不想哭的,可偏偏还是在跟他眼神撞上的那刻觉得眼眶瞬间就热了起来。


颜末第一次觉得自己真的是太依赖陆之昂了,依赖到觉得不像她自己,依赖到自己都觉得自己矫情。


陆之昂本来约着班上的男生在上了年纪的老头的体育课上要打一整节课的球,还挑了个骚气的蓝色发带,自然卷又略带棕色的头发被发带界限分明的分成了两截。阳光打在身上,额头上冒出一珠一珠的汗水。


他是在刚投下一个三分球后不经意的转头后看到的那堵莫名多出来的人墙,起初也并不是很在意,可是在瞟到那双前几天才被自己批判的只有万恶的资产阶级才会买下的看上去好像跟运动很搭实际上却极其不实用的鞋的时候,给队友留个背影说,“你们继续打。”后便朝人群小跑过去。


果不其然,事情的主人公被他完完全全猜对了,但他此时却又很不想要猜对。


在他看到她稍稍抬头为了憋住眼泪的那刻,终于挤开了前头的人,一句话也没说就把颜末从地上拉了起来。


当然身边的人也都知道陆之昂的名头,也知道他跟颜末铜墙铁壁,上下学时形影不离的关系。原本温暖的关切话语中不和谐地夹杂进了八卦的议论,而议论声不会完全被掩盖住,可是陆之昂此时此刻确实不在乎这些。


他不容反对的架势直接要带着颜末去医务室处理伤口,在边上女生紧跟着的脚步跟紧张的神情中还是终于说了一句话,


“赶紧回去上课吧,黄队可是体育组心嘴硬的老师了。我班那老头三言两语就给对付了,我带她去就行了,颜末怕她到时候哭鼻子被你们笑话呢。”


他略带轻松的语气跟合乎情理的理由让女生无法再多说什么,旁边凑热闹的人自然也听出陆之昂话语间带着的不同于正常普通异性朋友的语气。


陆之昂管不了别人的闲言碎语,毕竟颜末对他确实也不只是普通朋友那样的分量。


他就这样握着颜末擦出血的那只手臂朝人群外走去,等到出了操场区域,陆之昂便看到刚刚咬着牙不让自己哭出来的颜末,此时此刻,在他面前生生掉了两滴眼泪。


他撇头看她,直接上手揩了揩又要掉下来的泪珠,也没有想到因为打球手上沾到的灰尘,看到颜末脸上被自己划出的两道黑之后,倒是憋笑憋的难受。


“都叫你不要买这么贵的鞋了,看看知道现在什么下场了吧。”


“怎么跑个步都会摔跤呢,傻傻地跑道上的坑坑洼洼怎么就看不见呀。”


他明显就意不在责怪的语气还是引来了颜末的强烈不满,明明自己都摔成这样了,还要被他数落成这样,真的从小就是被大人宠爱包围着长大的颜末委屈的半死,想着颜大壮要是看到她这样早就该急死了。


她甩开手臂扭了扭身子挣脱陆之昂抓着她的手,嘟起嘴斜眼看他,


“走走走,烦死了,想去打球就去啊,管我干嘛啊。”


然而陆之昂觉得如果这十多年的相处让他还不能够听出她闹小脾气的委屈语气的话,那他情商大概就要低到地上了。他叹了口气摇摇头,径直蹲下身子去挽颜末的右腿裤脚,并且眼疾手快地轻轻拍了她一下以便制止她乱动的行为。


Fine…他又一次果不其然地猜中了不想猜对的结果。颜末膝盖上因为裤子里的网纹也被硬生生划出了几条血痕,虽然也不是很严重,但是看到颜末摔成这样,心里莫名难受的滋味让他突然觉得舌尖有一点泛苦。


“我觉得你跟老爷子处久了之后也热爱上这种出其不意的构图。”


虽然心里不是滋味的陆之昂还是没能挡住自己说话不过大脑,不怼颜末就不正常的嘴。但这次学会了,要在颜末试图第二次甩开之前就揽紧她的肩膀往该去的地方走去。











陆之昂觉得自己此时此刻,痛到生不如死。


他腹诽了一万次颜末这个小王八羔子没按时把指甲剪掉的行为,他觉得再这样被她抓下去自己的手也要冲点双氧水了。


可是,还是在颜末咬着嘴唇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的那一瞬间,就忍住了原本到嘴边想要数落她的话。于是他开始跟颜末扯着别的话题,从今天早上因为她赖床陆之昂差点迟到被罚站,到中午午饭吃她挑出来的胡萝卜,又到各种各样无不跟她有关的事情。


颜末气到瞪他,朝他愤愤地怼了几句,却也在几声斗嘴中熬过了清理伤口的时间。医生起身那刻颜末才意识到陆之昂让她转移注意力的用意,看到他悄悄在背后甩着手,却还是拉不下脸面跟他说谢谢这种客套话。


校医在叮嘱了些类似伤口好以前不要碰水,饮食要避免辛辣之类的话之后,多说了一句,


“另外,这位同学,建议你去洗把脸。”


颜末还没把校医的话完全消化透,她觉得自己应该也没有哭到眼睛肿起来吧。疑惑中,她清楚地看到自己脸上的两道黑痕以及在镜子里那个罪魁祸首憋笑憋到脸红的可恶嘴脸。


颜末在镜子里狠狠给陆之昂甩去两个眼刀,后者在她身后乖巧地站着朝她狗腿地赔着微笑。


真的是没有办法生气起来呢。


等到两人走出医务室的时候,大概第二节课早就开始了。颜末这次乖乖在陆之昂的搀扶下走着,


“你赶紧回去上课我自己走回去。”


“无所谓,反正历史课听着也困。”


历史老师今天也在课堂上觉得自己耳朵很痒呢。


颜末噢了一声抬头看他,他头上的发带还来不及拿下来,他的侧脸在三四点间的阳光下透着莫名的光。


“话说回来,您这五百年下一次操场,再八百年跑一次步的大忙人,怎么今天那么有闲心去跑步啊。”


颜末心里默默憋下陆之昂这句带着稍稍嘲讽的问话,撇撇嘴,答道,


“我就想认真考一次长跑嘛,总该临时抱佛脚一下啊。离那破考试就剩下一个月要是再不动,我大概就要被黄队天天盯着跑了。”


陆之昂看她渐渐低下去的头就没了其他要说话的想法,只是紧了紧握着她的手,带着她往教学楼走去。










而颜末今天依旧再次没有料到接下来的发展。


放学后她照常收拾好画板画具还有书包,准备把东西放到画室后再去找陆之昂吃晚饭。原本学校没有规定的周五晚自修,陆之昂也因颜末的时间安排在学校多待一个晚上。


而今天,颜末在去画室路上的中途,就被陆之昂拉着走了。


虽然她自己也常常有着偷懒的心思,但是每天不画点什么总觉得有什么事情没做完一样心里难受的慌。


“诶诶诶陆之昂你干嘛,画具很重的啊等下再去吃饭嘛。”


“傻啦,都摔成这样了还画啊,今天要画回家给自己照着镜子画个自画像,实在不行我勉为其难也可以给你当模特。老爷子都那么放心你啦,平时看你一副骄傲拽拽的样子,哎呦没想到颜末大画家也要每天苦苦练习的呀。”


颜末被陆之昂莫名的一通话堵在心口,什么嘛,明明想要关心我却还是要冷嘲热讽,今天的颜末也依旧没有脱离滤镜光环看待陆之昂呢。


陆之昂实在被她盯得心里发毛,打了个寒颤,手臂上冒出了鸡皮疙瘩。


“行了行了怕了你了,带你去吃街口老伯今年最后一天的冰淇淋啦。省得到时候知道错过了又跟我天天鬼叫。”


颜末当然无法假装没有看到陆之昂刻意撇开头的动作,也没法不承认此刻内心无与伦比的欣喜。


原来喜欢一个人的感觉这么奇妙的吗,像是在一年里吃到的最后那支冰淇淋一样,甜腻的口感能在舌尖寄存一整个冬季。


夕阳打在他们背后,颜末看着两人在地上并排的影子晃神。


嘛,今天也跟你一起并肩同行了呦。






TBC






----------

发现自己情节真是找不到逻辑的连贯 

不嫌弃当段子看吧(bushi)

另外我这没啥文学素养的人大概就只能想出这么老套的梗了吧(扶额)





评论(40)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