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活泼

希望所有那些不带任何杂念的初衷,
在若干年后也依旧了然于心

【白纸】睡前小故事(六)


*浑浑噩噩敲了一个星期/没脑没据/短/请勿上升真人






再见面的时候,都已经不知道过去多少年了。


是在一个还算挺知名的电视剧的颁奖晚会上,他们两个分别作为各自剧组的成员都参加出席。走红毯的时候两个剧组不是紧挨着,媒体直播发布的红毯图根本别说同框了,连同条微博的九张配图都没有共同拥有。


其实那场颁奖他们都没有拿到个人的奖项。郑合惠子参与的那部剧被评为年度最佳电视剧,她不是女一号,白敬亭看她在一群人的边缘,朝着镜头非常真诚地笑着。


白敬亭心里咯噔一下,觉得那笑容好些年前也见到过。


他跟她可以共同出席的这样的场合不多,能看到对方上台还是头一回。白敬亭感觉第一次如此真实地看到精心打扮后的郑合惠子,早年间的婴儿肥消失不见,紧身的礼服将她的线条完美地勾勒出来,有点让人浮想联翩。白敬亭感觉她成熟了,也不能用女孩子这个称谓来称呼她了。


感觉下次或许可以叫她郑合惠子女士。


一秒后白敬亭反应过来,所以什么时候会有下一次。


其实他可以点开那个早就因为换了手机而没有了新的聊天记录的聊天框,来祝贺她们剧组,顺便还可以跟她聊聊天,重拾一下这几年被搁置的友谊。


可他了解自己就算再过多久也还是个语死早,再长的天也可以被自己聊死。他现在有点想不明白当年那些痘到底有什么好怼,当年那些悸动是不是毫无意义,还是说他没有让它们拥有意义。


白敬亭觉得自始至终只有一个人知道的事情才能被称作为“秘密”,那些“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别告诉别人”的情况,在这句话说出口后秘密早就不再是秘密。


白敬亭有个秘密,他不知道到底怎样才算得上喜欢一个人。


以前上节目的时候说自己喜欢什么学姐,后来想想那可能也不算是喜欢,有崇拜跟欣赏的成分在里头不说,也还有可能是荷尔蒙作祟,毕竟他做不到每次都可以心跳加速。


他听朋友们偶尔分享情感经历,而从头到尾自己几乎却是一个给不出什么建议跟想法的人。好多朋友给他支过招儿,可他从来也记不太清楚那些具体细节。


他知道自己被网友拉了很多配对,这些年也不比最初来关注得多。以前被网友大呼跟谁谁谁在一起的时候觉得那些人没劲,却也不懂为什么这么多年都过去了,他怎么还是学不会怎样去真正喜欢上一个人。


郑合惠子这几年他关注也不多,她本人工作这几年虽然是有所前进,但还算不上飞黄腾达。他们这种被突然挖掘半路出家来当演员的人,没有天赋没有科班基础,很难在这片领域上真正找到一个位置站稳脚跟。


恋情方面倒也没看到什么有关于郑合惠子的,其实他几个月看一次微博也算是原因之一。突然想起其实有加人家微信,却也回想不起来这几年有点赞过几条她的朋友圈。


啊,真是像那种他们的交集就只是那样一次的机缘巧合。


白敬亭没怎么认真听其他人说话,轮到她的时候,听到她说,“感谢这些年一路陪伴我的人。”


他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内心有点堵得慌,嘴里有点发苦,不知道自己有什么资格以什么身份来解释这样一种有些不应该有的情绪,好像下一秒她会借着这种机会宣布什么恋情,好像自己会有那种说不出来的难过。


好在她及时结束,向台下鞠了躬。


白敬亭觉得自己松了一口气,他想,他感谢她教会他去开始惦念某些人。


比如她。


虽然是好几年不曾联络,却在这样一个场合能勾起他心中波涛汹涌。白敬亭觉得奇怪,以前上大学的时候常坐公交车,在公交车上可以看到有熟人偶遇场景的几率他觉得大到有点不可思议。剧组虽然是有很多,但是很多都是用的同一班演员,而他们却迟迟都没有再合作一次。


白敬亭有点失落,不懂这是不是就是命运造化。


等她下台的时候白敬亭追随着她的身影找她们剧组的位置,在离他有点距离的一条对角线的端点上。他知道后来可能没有什么机会转头去看她一眼,索性等她坐下才移去目光。


白敬亭全程没有上台,他也摸不清楚郑合惠子有没有看到他,他内心承认他是有期待,而那期待的程度也不在小。期待她会看到他。


可受到周围都看不过来的摄影机的牵制,后来的时间他连想要做小动作的心思都被扼杀在摇篮里。白敬亭开始盼着晚会快点结束,脚下跺地的频率也在随着心中躁动的火苗的渐渐燃起,变得有些急促。


主持人开始最后的致辞,晚会的同步直播估计已经提早结束,各位嘉宾开始被组织散场。穿着单薄礼服的女士们被后台涌上来的助理套上厚外套。


白敬亭朝那头望去,留下郑合惠子的背影,没有等到她的回头。


这样一次不算见过面的道别,一别又不知道要过去多少年。






End







评论(30)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