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活泼

希望所有那些不带任何杂念的初衷,
在若干年后也依旧了然于心

【白纸】te amo


*Warning


错就错在我萌上了真人

请两位的纯粉不要生气

私设如山海 山海不可平

瞎编瞎写瞎闹 情绪上升真人

和平共处 相约挖坑




*OOC都是我的我的我的 ヾ(༎ຶД༎ຶ)ノ"










郑合惠子对自己绝对不能跟某一个好朋友相处太久的怪癖性格实在是很苦恼。


当然,这并不是对她们之间友谊的质疑。只是单方面的,郑合惠子自己的问题。


结束一段工作后她给自己留了一段空档期,经纪人给她留了还算宽裕的时间。于是,终于,当她在家里无聊到什么事情都不想做的时候,翻了翻微信的通讯录,翻了好几圈,找了一个看起来应该还算马虎靠谱的名字点开了聊天框。


值得当时的她庆幸的是,三下五除二,她们就定下了一个城市的小小旅行。


起初郑合惠子还对好友与其男友之间的爱情故事抱有稍稍的兴趣,但她没想到第三天她就要受不了对方盯着手机傻笑,晚上在房子里煲着电话粥,而自己连脾气都不好意思发的情况。


出去玩的时候天气不算好,云层有些厚,却还是露出了空给阳光有机可乘,闷闷的压抑感让郑合惠子脑袋有那么几会儿的发晕。头顶的温度渐渐蹿高,两鬓的碎发因为渗出的薄汗粘在额头上,脚底传来的沉重感越来越明显,郑合惠子灌了口水,觉得下次应该找个跟祖国妈妈反季节的国家去玩。


商场里的冷气开得十足,手里刚买的冷饮也足够清凉一时外头带进来的燥热。朋友又开始拿着手机敲着键盘,她眼珠子转都不用转就能想到那黏腻腻的场面。


吃饭的时候她叫了一壶酒,没有去冰。酒里没加气泡,郑合惠子抿了一口,酒里不算太浓烈的感觉在唇舌间散开,最后还带着一丝凉气。


几杯酒下肚后她感觉自己大概是有些上脸,又不紧不慢给自己夹了口拉面吃,后来的酒劲儿跟豚骨浓汤的香味令她一整天的疲惫都扫去了大半。


回住处之后是照例的朋友电话粥时间,郑合惠子独自坐在小复式的楼下看完了一整部好早些年前就想看却一直没找着机会看的电影,楼上不时传来朋友强忍住的笑声。


郑合惠子瞟了瞟手机,点开了所有的社交软件,看完了今天的朋友圈,觉得有些寂寞。


她已经明显感受到自己怪癖的性格又要出来作妖,也幸好过了这晚就要与好友分别,不然她指不定能做出什么撒泼骂街的事情来。


楼上的动静断断续续,郑合惠子转头看了眼楼上,几秒后,下定决心似的,拨通了一个电话。


这个电话没有买什么奇奇怪怪的彩铃,单调的嘟声听的郑合惠子情绪越来越低,过了好几秒,对方才将电话接通起来。


“喂,惠子啊。”


郑合惠子听到那头的声音的那刻,眼眶有点发热。投影仪散出的热气往她身上打着,她一时说不出话,墙壁上放映的电影还在一帧一帧地拉着进度条。


电话那头似乎觉得不大对劲,匆忙又应了两声。


郑合惠子方才反应过来,翻下沙发蹬上拖鞋跑进卫生间就把门反锁起来。电话那头似乎都要挂断电话认为她是误拨的时候,郑合惠子才压低了声音说话。


“没打扰到您吧白老师?”


她刻意到不行的语气让电话那头的白敬亭心脏抽了一下,两个人合作后的好几年间,偶有联系,暧昧的窗户纸没有捅破,内心的那些该说的话都还没说出口。


不算暗恋的暗恋,不算明恋的明恋。母胎单身的白敬亭起初对这种关系是一点也无法接受的。藕断丝连的,又久久没个结果,到底算什么呢。可后来却又觉得,只要最后能是她就好了吧。


对,只要是她就可以了。


有人说是不是都太自作多情以为对方真的是跟自己对上眼儿了?那不然呢,好几年空窗期还做着不算很普通的朋友,演电影还是演电视剧啊。


郑合惠子为了维持这一段若即若离的关系刻意避开了自己熟人亲密相处久就必死的怪癖,没有每天都黏黏糊糊的聊天,也没有不打电话就要想对方到发狂的感觉。她只是偶尔在某些时候会想起白敬亭,往往都是想着如果那些时候他也能跟自己在一起度过就好了。


“没事没事,啥事儿啊这个点找我。”


“也没什么事儿。”


白敬亭那头是久久的沉默,郑合惠子传到听筒里的声音随着电磁波的传递让白敬亭很难判断她是不是真的在颤抖着说话。


他没说话,两人浅浅的呼吸声从听筒传出,像是努力着,想象对方在自己身边一样。


“我能不能过去找你。”


白敬亭觉得郑合惠子这句话是标标准准的陈述语气了,又好像带着一点可怜兮兮地求他收留她的意思。几年前的相处画面在他脑海里像一出无声电影一帧一帧地滑进时间的罅隙,他咽了口口水,喉结上下明显地动了一下。他也没太在乎这次能不能开始这段关系,但是就那么一句话,就突然好想见她。


见到她,给她一个拥抱,什么也不问,揽过她的肩就去吃一顿好的。


于是他说好,还说会帮她在这里订好房子,让她到时候把票务信息发给他。


郑合惠子挂断电话,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带着前几天朋友脸上带着的同款傻笑,她摸了摸脸颊,温热的触感传来,她觉得自己今晚可能真的有点酒劲上头了。


好友那头与男友进行了十几轮“你先挂断电话”的推让,终于消停后郑合惠子爬上床,关了灯,跟朋友道了晚安。


次日她改了原本回北京的航班,飞到白敬亭跟她说的那个城市。


她当然再三拒绝了他要来机场接她的提议,拎着她的小箱子不算太曲折地找到了住处。


只是白敬亭没想到晚上一收工找过去的时候,这位待业人员就跟他撒娇说让他带她去喝酒。


这是个什么新鲜操作,现在见面都兴直接酒桌见了吗。


但他还是认命地不辞辛苦地,诶去拜托了助理去超市买了两打百威,顺带买了海边的烧烤,带着这小妮子去了沙滩上,随便找了块地肩并肩坐下,两人听着后头的烧烤喊卖声跟前头的海浪声交杂着,一下子就觉得跟枯燥沾边的生活一下子就因为另一个人的存在而有了烟火气。


白敬亭发现郑合惠子似乎一直在给自己灌酒,手里拿着的烤翅没吃几口,酒倒是一口一口没停地喝,偶尔还转过头跟他碰个杯意思一下。


白敬亭接着海边栈道的路灯看郑合惠子的侧脸,眼下的阴影似乎比别处更重一些,她的睫毛颤颤巍巍的,嘴上因为喝了酒在灯下显得更加水光。


郑合惠子有点认床,跟好友出门那几天她不算睡的太好,迟睡早醒,比拍戏时似乎睡的还更少些。


她知道白敬亭不会主动问她为什么突然想来找他,她想着多喝点,就能借着酒胆跟他说话,说什么都好。


于是她身边的空罐子比白敬亭那边的明显多出了很多,她也不忌讳地顶着气打了几个嗝。白敬亭看她这样傻愣愣地好笑,伸出手去揉她的头发。


而郑合惠子转头看他眼睛,拨开了挡在他们之间的酒与烧烤,过来挽住白敬亭的一只手臂。白敬亭侧头笑笑,听她断断续续地跟他说话。


“我前几天去玩的时候真的好累啊。”


“路上好多情侣啊而且我居然都开始羡慕了。”



“那边其实也没什么好玩的。”


“嘿嘿其实唯一挺有意思的是我还去免费蹭了一节西语课。”


“那个老师长得好好看好可爱好有气质啊。”



“我还学了一句话我想了想,觉得可以跟你说了吧。”


说到这里她就停了,把头安心地放在他肩上。白敬亭感觉到她挽着自己的双手越来越紧,他低头看她,咸咸的海风把郑合惠子的刘海吹的很乱,白敬亭腾出另一只手帮她把碎发别到耳后,接过她刚刚的话。


“噢——那你想跟我说什么?”


郑合惠子轻轻地做了个深呼吸,眼神直盯着已经看不见的海平线的方向说,


“te amo.”


“那是什么意思啊?”


“哎呀这是秘密,你自己查去。”



te amo,西班牙语的意思是,我爱你。








Fin






评论(29)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