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活泼

希望所有那些不带任何杂念的初衷,
在若干年后也依旧了然于心

【陆之昂颜末】可惜没如果[续]


*还是来续一下吧
*当作另一种结局好了








 
马天尼的味道还缠绕在舌尖,陆之昂觉得在酒吧交错昏暗的灯光下,视线愈发模糊,颜末向自己走来的身子却愈发清晰。

耳旁环绕着酒吧里放着的蓝调,颜末绕过陆之昂坐到他的左边,脸看着陆之昂话却对着调酒师说,

“给他来一杯莫吉托。”

陆之昂舌尖发涩,他往颜末此刻有些迷离的眼里看去,盯住那曾经多少次对他笑靥盈盈的那双眼,突如其来的一小阵腹部痉挛让他苦涩感愈发加重。

听人说过莫吉托有种寓意,叫作,莫回头。

她想用简单一杯酒就跟他彻底划清了界限,陆之昂知道自己很难过,也知道自己就算主动去挽回也做不到完全的保证。他有的时候恨自己太过现实,四年间何时没过幻想,有某段时间都想着他们在一起了会怎么谈恋爱,吵架了该怎么办,甚至结婚了之后孩子出生要取什么名字他都想好了。

男孩叫陆墨,女孩叫陆颜。

出神间那杯酒做好了推到陆之昂身前,颜末轻轻叹了口气把酒拿给他,陆之昂接过等她开口。

“陆之昂,这杯酒算我请你的。”

“敬我们的过去。”

话音刚落她也不等他回应,仰头把酒一饮而尽。陆之昂分明看到她眼角的晶莹,她白皙皮肤下更显通红的鼻尖。

真是无情呢他想着,陆之昂接着转头抿了一大口酒。薄荷跟冰苏打水混合着的凉气顺着食道抵达胃中,胃中泛起一阵清凉,可再感受下,才发觉是心也是凉的。








  
开足了凉气的室内也无法挡住男女唇齿间互相纠缠着的火热。

颜末被陆之昂紧紧压在门板上,他炽热的身躯几乎没有缝隙地紧贴在她的身上,宽大的手掌在她背后游走,从腰,背,再到肩胛骨。她感觉舌头已经麻掉了,唾液交杂的声音让她羞红了脸,陆之昂几乎没有给她喘气的机会,她抵在他胸前的手变得愈发无力。

终于炽热的吻从嘴唇上移开,那抹温热却又在她脖颈侧流连。在她背后游走的手也顺势挪到她的胸前,解开第二颗扣子的时候颜末终于缓过神来,用尽力气发现根本推不开陆之昂后,锤了他几下阻止他接下去的动作。

陆之昂把头埋在她的颈窝,重重地喘着气,肩膀的抖动越来越明显,他抱紧了颜末,用力到像是想要把她揉进自己的身子一样。

颜末擤了擤鼻子,开口道,

“不可以。”

“我没有办法对我们之间这样得不到结果的感情做出这种不负责任的事。”

话语里的颤抖逃不过陆之昂神志已经清醒了大半的判断,像是有一把匕首抵住了咽喉,窒息感贯穿全身,罪恶感侵袭了内心,他觉得自己想做出这种事真是混蛋到家了。可是就是不想放手,放手了可能真的就会是永远的分开了。眼角溢出的泪水没有办法止住,他得寸进尺蹭了蹭她敏感的颈窝,略带沙哑的嗓音在荷尔蒙分泌旺盛下附上让人无法自拔的味道。

颜末听到他说,

“我好想你。”





   
那个不可描述的夜晚最终的结果,是两个等待已久的内心再次的错过。

陆之昂到最后还是松了手,蹭乱的刘海搭在前额,险些挡住他那双会让颜末坠入深渊的眼睛。颜末整理了衣服,扣好那两颗就要失了分寸的扣子,拾起早在进门就被松开掉在地上的包,连陆之昂都不敢再看一眼,他温热的呼吸吐在她的头顶,她连一句再见都害怕说出口,更别说回应他不算明显却也不是含蓄的告白,就开了门转身离开。

陆之昂靠着门板滑坐到地上,冰凉地砖的温度没多久就传遍了全身,他望着酒店房间落地窗外的繁华夜景,孤独无助,抱头痛哭。

颜末在门关上的那刻眼泪就压抑不住地决了堤,她大二那年在樱花开的那段时间其实去过一次日本。那个时候她只身一人,拖着她小小的行李箱,操着不算太流利的英文,根本听不懂日语就只能靠着肢体语言,一路上坎坎坷坷才找到落脚点。那个时候其实挺失落的,反反复复掏出了好几次手机想要联系陆之昂,可又在犹豫间选择了放弃。

樱花开得实在是超出了她能形容的美,小吃多多少少也都买了自己吃点,可在那个时候就想着跟陆之昂高中在一起窝在教室里在短暂的午休吃着简单的便当的那段日子,饭菜的味道是记不清了,可是当时的开心愉快现在确是那样的奢侈。看樱花的时候颜末想,如果陆之昂在的话,她肯定会让他给自己拍很多很多照片,一边嫌弃他的拍照技术,又一边夸着自己这么多年都还是一样好看。跟他抢最后一个章鱼烧,在吃鲷鱼烧烫到舌尖的时候跟他撒娇,或者挽着他的手去扫荡扫荡商场。

可是如果就是如果啊,没有就是没有,不会发生就是不会发生。

她好想打个电话,跟陆之昂用着玩笑语气说她在日本,让他赶紧请了假来接待她,毕业那时候自己提出的要求却发觉自己连这样做的勇气也没有。

来到你在的城市,走过你走过的路,却没有办法跟你说一声好久不见。






十一

   
在那件事之后陆之昂跟颜末没有再联系过,陆之昂改了最早的班机回日本,傅小司去机场送他的时候也不好说些什么,别人感情的事说再多就算是有些多管闲事了,拥抱后他拍拍陆之昂的肩膀叫他赶紧读完书就滚回国,陆之昂笑笑说一定。

陆之昂要进安检的最后一分钟,扫了一眼空旷的机场大厅,没有想要见到的人。

颜末是特意没去的,陆之昂改签的消息是傅小司跟她说的,她没有答应傅小司约她一起去送陆之昂的事,她知道窗户纸已经被捅破了,要么尴尬要么就会在一起,但是不想要这样草率的在再一次的离别中就决定。

这一别,她不清楚是多久地不能相见。颜末打开微信,点开与陆之昂的聊天框,高中时期的聊天记录早就埋藏在时间的长河中,空白的背景像带着刺扎在她的心房上,他的朋友圈也是干净地令人觉得不可思议,连个点赞的机会都不留给她。

颜末内心挣扎了很久很久,还是下定决定给他发了一条消息过去。

【一路顺风。】

【好。】

这次他倒是秒回了,而颜末却在他的回复中趴在桌子上失声大哭。

如果再给她一次机会的话,她想自己一定不会推开他拥住自己的手。可真是难过啊,这个世界从来没有如果这种机会。

桌子上摆着一张画好的画,画中就只有一个男孩,男孩眼角下的泪痣清晰明显,泪水浸湿画纸的一角,晕开了画上颜料。





十二

   
陆之昂与颜末的关系开始发生微妙变化的时候,是陆之昂读博结束后毕业的那段时间。之间的七年中那个聊天框没有更新什么新的记录,颜末跟陆之昂每年的生日从高中开始就没有什么特殊又矫情的祝福,所以想要打开话题的机会就被双方扼杀在摇篮里。

颜末那段时间隔三差五在工作室收到小雏菊花束,花束没有署名也没有小卡片,在工作室工作的其他年轻后辈都在八卦说颜老师是不是又有什么慕名的追求者,再加上他们老板母胎单身的标签,都三十了都还没有接受任何一位条件不差的男士的追求。可分明他们在看到他们老板眼里看到了莫名不同于往常的神情,八卦之心早就抑制不住了,就差冲到颜末面前眨着眼睛问她有什么他们不知情的惊天大秘密。

颜末斜眼看看这群就差把八卦两字都写在脑门上的师弟师妹们,手里却很诚实地紧了紧抱着的花束,假装一脸严肃地威胁,

“偷懒不干活的这个月的奖金泡汤。”

说完就踏着愉悦的小碎步进了办公室。

她知道花是陆之昂送的。浅川一中的小花园中种着特别多小雏菊,他们俩以前跑那里闲逛的时候,颜末跟陆之昂说,

“我觉得我以后男朋友就别送什么玫瑰了,小雏菊比玫瑰就可爱多了。”

花束终于送了第十五束后就停了,第十五束上也终于附上了没有署名的小卡片。

[我回来了。]






十三

    
十五束花代表他们真正相识后的十五年,陆之昂在日本还是边找了公司实习,又一边攻读博士学位。七年时间未免太过难熬,而立之年才终于可以结束了远距离的思念。他特意算好了时间死乞白赖求了傅小司给他订花。

陆之昂在傅小司认为他不署名的白痴做法实打实地可以确认颜末会懂得这几束花的意思。啊提前就认为自己是人家男朋友,真是有点得寸进尺并且不要脸了,陆之昂内心的纠结没过多久就被自己否定掉了,没关系没关系四舍五入一下马上就是男朋友了。

颜末在工作室门口看到陆之昂的时候刚刚结束了一场大型的合作,工作室的大家起哄着一定要出去大聚一次,颜末笑笑应和着说好啊,却在收桌子的时候莫名外头的安静中疑惑抬头,就看到陆之昂站在门口,对着她的办公室方向望眼欲穿,他嘴角扬起的时候颜末觉得自己分明就看到他学生时代的样子。

真是,久违了。

所以原来的工作室聚餐也因为陆之昂的突然加入让这群活力旺盛的年轻人找到了老板三十岁还不谈恋爱的真正原因,有这样一个学业有成并且即将事业有成而且还有一副好皮囊还的人喜欢自己,谁还跟别人谈恋爱的!众人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回到曾经窝在被子里偷偷看言情小说的时代。

陆之昂的加入没有让聚会尴尬,反而跟着这群小孩一起闹得特别起劲。有胆子大的男生说陆哥你让颜老师等了这么久不用自罚几杯酒吗,陆之昂说,

“你们颜老师那么小心眼,我喝几杯酒肯定是不够赔罪的。”

“我一辈子都得赔给她才行的。”







十四

   
聚会没有闹到很迟,颜末充分发挥自己的师姐及老板风范,给这群年轻人放了个小假,就打消他们各回各家睡觉去。

聚会时候外头下了一场大雨,地面被雨浇湿后在路灯下泛着银白色的光。颜末与陆之昂肩并肩走着,陆之昂身上带着的酒味跟他自己的青草味道有点迷了颜末的眼睛,她想着这人怎么怎么会这么讨厌呢,怎么就能跟从前一模一样呢。

颜末的公寓在上海的老城区,她租了建了特别久的老房子住,楼道里重铺的木头的楼梯在他们的踏步中发出声音,到门口的时候颜末转头打算跟陆之昂告别,别不想温暖环绕着全身,陆之昂的呼吸就打在她的耳垂边,像是有一股电流传过她的神经,弄得她动也不敢动。

陆之昂吻得让她猝不及防,酒精的味道也交替到了她的口中,半清醒见颜末被他吻的终于放下了所有戒备。

后来也不知道是怎么开的门,是怎么就滚到床上的。

灵魂交融的那刻,他们相拥着,仰着头,太过合拍跟默契,一起到达云端之上。

喘息间陆之昂的话一个字一个字敲在颜末心头。

“我们以后永远都在一起好不好。”

“如果我说不好呢…唔…”

陆之昂吻住她,将她的话吞入口中。

“没有这种如果了。”


















评论(38)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