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活泼

希望所有那些不带任何杂念的初衷,
在若干年后也依旧了然于心

【白纸】睡前小故事(五)

      
*欧洲时间的睡前 大家千万不要学我生物钟乱套









郑合惠子不跟组的时候其实没有像小红书里那样感觉生活得非常精致女孩。懒惰总是可以战胜一切心血来潮的想法,能待在家里无聊一整天都可以,郑合惠子发觉自己已经在发展成为死宅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杀青之后她一般会先睡个昏天黑地,永远也算不清再次醒来会是白天还是黑夜。醒来的第一件事她照例会在脑子里先猜个时间,再拿起手机来确认,可结果往往都是跟自己猜的都要偏差了一两个小时。

郑合惠子这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凌晨将近一点半了,从小养成的不洗澡就不可以在床上睡觉的习惯让她回家之后强撑着困意与乏意去洗了澡,再后来一闭眼就不省人事。

没开灯的房间里只有没拉严的窗帘缝里偷溜进来的一点点外面的夜光,手机屏的荧光亮到让她直接连打了两个喷嚏,她半眯着眼睛手忙脚乱地去调亮度。微信上的小红标让她强迫症作妖,点进去几乎是她睡的这十几个小时里错过的群聊,她点进去随意翻了翻,大部分是公司里同事的日常搞笑,再不然就是多年好友群里的唠嗑。置顶那栏也有消息,虽然只有一句但也足够体现那头对她的了解程度。

【睡醒了再回我吧】

那条信息时间停留在前一天晚上的十一点左右,想当然那头可能也是工作刚刚收工,又或者可能是排着夏日同样难熬的大夜。夏天的外景上半夜燥热,下半夜微冷,郑合惠子深有体会。

白敬亭像好几年前的某年一样几乎一整年都耗在组里,马不停蹄地开工与收工,过得跟与世隔绝这四个字没有多大差别。

发给郑合惠子微信的时候白敬亭在郊区等大夜,拍摄地信号不是特别好,4G跟2G断断续续来回跳,发出去的信息连连等了好几十秒才成功送达。他早上将近中午时候收到郑合惠子到家的报平安,又过了没到一小时就看到她又说要去睡觉了。他倒不担心她没吃午饭,毕竟只要是饿着她反正是要睡不着的,只是颠倒作息,恶性循环,只要是个人,都会影响身体健康。

可是他不在家里手就算再长也没法伸到,白敬亭被郑合惠子闹得没脾气,再加上工作,想要长篇大论给她好好开思想工作以及学习养生会只好作罢。

郑合惠子起床去收拾了一下自己,又拖拉着自己的宽大睡裙去厨房翻冰箱,翻出根将近保质期的火腿肠,又拿了颗在冰箱里不懂寂寞了多久的鸡蛋,给自己做了个除了没有青菜点缀绿色增加配色之外还算健康的挂面,这种时候,郑合惠子从来没有女演员不许吃夜宵的自觉。就算有,她十成有九成都要给自己找个这是自己没吃晚饭的借口开脱,另外一成是因为懒得给自己找。

她随手在灯还算好的地方拍了面给白敬亭那头发过去,之后手机放下还没两分钟,面才吃到没几口,她就收到白敬亭给她的视讯联络。

于是她欣喜中带着慌忙地找了纸巾盒做了支撑,视频接通后她就吸溜着几根面条对着屏幕里的白敬亭傻笑,她看着他穿着熟悉的白衬衫,看背景不懂是躲在片场的那个旮旯角落,从音响里传出的嘈杂声她觉得那头应该风还挺大,所以白敬亭这脑袋上到底打了多少斤发胶?

白敬亭是中途片场道具调整之类的空隙给郑合惠子拨的视讯,第一句话照例说的不好听,他说注意点影响大姐你的脸都要挤不下我的屏幕了。之后当然是得到某女演员不满的回应,这种情况下,白敬亭怼她一句,她就要回他十句,以示自己的威严。

“诶男演员看到我吃面你饿不?”

“女演员才应该都比较需要注意自己的身材吧。”

“胡说我放假了就有理由吃宵夜!”

这样类似的对话他们似乎隔三差五就会出现几次,好几次是郑合惠子还在拍戏的时候,白敬亭就在另一边跟着团队或者收工的剧组一起烧烤之夜,他负责上菜的时候就第一时间给郑合惠子独家照片。

再说了会话白敬亭好像就被叫去待命,视频挂断之前他问郑合惠子,

“丫头你这次待北京待多久。”

“啊可能,可能两周吧,中间可能刚好要去拍拍杂志什么的。”

郑合惠子都还没问出白敬亭什么原因问了她这个事,信号就被硬生生地切断。画面回归到微信的聊天框,上面给她看着他刚刚拍了传过去的那张其实挺丑的照片。

郑合惠子又搅了搅碗里的残渣,其实面还有小半碗,只是她突然一下子就觉得太油太腻,端到厨房就倒进了垃圾桶。洗碗的时候一不留神水一开大就溅了衣服上一块湿,她原本想忍一忍,可还是没做到老老实实去重新洗了个澡。

不知道深更半夜是不是就是容易胡思乱想,蒸汽作用下郑合惠子觉得脑子处于放空与乱想之间的分界上,其实也就是思想转个身的简单问题,可就是没法控制地去想些乱七八糟的烦心事。

不懂是不是拍戏有时强度太大又得强忍着的原因,又或者是黑白颠倒的日子里让脑子容易混沌,丧气的想法会在脑海里一个个都蹦出来,带着那些乌烟瘴气,侵蚀掉她残存的理智。于是眼泪就悄无声息地滑出来,混入打在脸上的热水中,甚至让郑合惠子有点难以辨认。

洗完澡后郑合惠子重新窝进被窝,刚刚睡醒的她自然没有丝毫睡意。有只蚊子不懂什么时候偷溜了进来,好几次嗡嗡声就在她的耳边,她伸手拍了好几次却都是无用功越发心生烦躁。拍戏的时候骑自行车,大拇指内侧因为抓把手太紧给刮掉了一层皮,刚开始是那个位置痛得真的很尴尬,现在结痂了她却老想着抠掉,人大概就是有这种明知故犯的坏毛病。郑合惠子点开囤了很久的剧还有电影,果然手机还是工作的时候才比较好玩,现在就便是索然无趣。她都觉得天都已经亮了,只有她带着那些繁杂的思绪在上班族们已经踏上路途的同时,又睡了过去。












就这样恶性循环,这个小短假,她养成了没到早上四五点天刚刚亮的时间就睡不着的臭毛病。

那个凌晨的视讯后,白敬亭没有跟她什么过多的联系,她也已经没有了给他拉仇恨的兴趣,朋友圈的内容郑合惠子不觉得多有趣,象征性地翻翻她连赞也不怎么爱点。

她跟白敬亭确定关系其实没有特别早,当年拍电视剧他们没在一起也没觉着会在一起,微信电话什么联系方式其实也真的没有留。直到剧开播后那年一起参加了个综艺,才发觉他俩认识到分别的时间竟然也有一年多之久。

土耳其的第一个晚上,白敬亭为了赔罪邀她去夜市胡吃海喝了一顿。那天晚上土耳其有点冷,他们穿着自己的厚外套在灯火敞亮的地方共享同一盒小食。

那时白敬亭看她低头津津有味地吃着不自觉勾起了嘴角,却没想到下一刻就被她猝不及防地好像浇了一盆冷水,从头凉到脚趾。他记得郑合惠子的话,就好像带着个位数温度的风,吹到心里就只剩下无法回应的僵硬。

她说,“今天咱们的表现可能会太亲密了吧,我觉着明天咱就避嫌一下,我怕到时候网上兴风作浪什么的,牵扯到你就不好了。”

是啊,她说的太过有道理,而且还充分考虑了他,听上去很对,没有拒绝的理由。可是郑合惠子好像就是刻意不知道,自己的话就好比是给白敬亭内心萌动的想法给判了死刑一样的残忍。

可是白敬亭出乎意料没个正经地糊弄了过去,就拉着她跑到甜食摊,用甜甜圈把自己给活生生吃到了腻。

第二天他们确实接触不多,却都还算自然。临走分别时白敬亭下定决心般找她加了微信,这个举措,明明就迟了有那么一年半,却好像有种再不加就没机会要来不及的感觉。

白敬亭后来证明自己要采取行动的时候,第一刻就在节目播出后就壮着胆子跑到人家姑娘微博下评论了一番。那一刻就意味着无法收手,所以白敬亭也没给自己留条后路。

他用了最老套的方法明里暗里追了人家女孩有一段时间,像每个俗套的爱情故事发展的那样,在坚持不懈的努力下也终于抱得美人归。

以后两人迎来事业的上升期,排不开的档期就像他们间无形的阻拦,愣是逼得他们每每都感叹小别胜新婚的真理。

其实,但也觉得这样的日子不算太难过。










假期一天天进入倒计时,郑合惠子在经纪姐姐善意的提醒下瘫在沙发上对着天花板鬼哭狼嚎。白敬亭就在这个时候进了门,入眼的画面就是那个好长时间不修边幅的姑娘没什么形象可言地对着空气一通乱叫,以及在他迅雷不及掩耳之时就感受到好久之前才触摸到的属于郑合惠子的温度。

这样子拼命赶工抽时间出来回家的行为他谈恋爱之前都是不会做的,他着急忙慌赶飞机的时候甚至还觉得自己工作期间溜回家实在是有点任性,自己像个二十出头为爱不顾一切的冲动小伙子。

所以白敬亭终于有点感受感慨到什么叫做爱情的力量,以至于都会觉得像牵肠挂肚这种在他以前认为都酸到不行的行为现在好像都是家常便饭。

一整天赶飞机的倦意他似乎有意毫不遮掩,白敬亭甚至可以大方地承认他实在享受自己女朋友的关心心疼的话语。

他在片场偶尔会刷到她小红书的更新,看她每次更新做着一样的开场白,有的时候太无聊还会去猜她自己这次是要说惠子还是郑合惠子。他之前其实一直不知道她拍戏收工之后还有这么多繁琐的什么洁面护肤去角质每天敷面膜这些在他生活里几乎不会存在的事情,也从来不会去想女孩子怎么认全那么多五花八门的瓶瓶罐罐,也学会了自己只要在女朋友购物车塞了东西后认命地点支付就可以了的道理。

郑合惠子在白敬亭回家后嘴也没停过,一边像个体贴的小媳妇还给他捶捶背捏捏肩,没多久就一边哼哼唧唧地开始撒娇。她其实在跟白敬亭交往逐渐发展到同居后才发觉自己撒娇次数的指数型增长趋势,大概就是赖在他身边的依赖感作俑。

他们的零碎对话发展到最后就像是个小型的牢骚发表会,混杂着鸡汤道理的那种。忽然有一刻郑合惠子跳出白敬亭的怀抱跑进房间翻箱倒海,在白敬亭不解的眼神中掏出两片面膜捧到他面前。

“把我的宝贝拿出来拯救你的皮肤,咋样,是不是特感动?”

“你的宝贝不就是我吗。”

“白敬亭你现在超级不害臊啊,这句话你自己不觉得都土过头了吗。”

说完郑合惠子直接跨坐到白敬亭大腿上,有模有样地给白敬亭贴完后就给自己贴,头顶上的白色射灯照在他们脸上,愣是让他们觉得对方白得像鬼,还是傻不愣登的那种。

片刻后白敬亭突然开口,“诶丫头你热不热。”

“还好啊不算太热,咋啦?”

“你有没有觉得我现在挺热的。”

……

“白敬亭你老流氓吧你!”

说完两个人就在沙发上滚成一团,面膜早就因为晃动被抖得不成样子,嬉笑声从他们之间的缝隙传播到空气中扩散开来。郑合惠子那时希望,这样的日子以后一定不要越来越少。

后来她问白敬亭怎么突然回家,结果得到一个说是监督让她不许再过着四五点睡觉又睡过早餐午餐醒来的死宅日子的答案。

郑合惠子觉得其实他们都有在努力着维持这段不算太容易的感情,好在结果是越走越好。他会惯她任性妄为的坏脾气,却也不是放任不管让她一直糟蹋日子。她会接受他一工作起来就没个消息的臭毛病,但也会偶尔给他拨个电话,隔着万里,把千言万语再汇成一句我想你了。








日子怎样都可以过,就只是每个四季,都不想缺一个你而已。









Fin






评论(21)

热度(139)